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意莱德衣柜 >> 正文

【荷塘夏日征文】夏荷幽幽(小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不是所有的爱恋都很美好,也不是所有的爱恋没有牵挂。爱是结合,爱也是分手。

——题记

春风一袭,满园的桃花谢过。墙角的栀子花树挺起腰杆,那绿里含白的蕊,含羞地睁开睡眼。一滴露珠落下,她,也刚好发芽。

那一年初夏,风柔和地吹拂着安静的村庄。一夜之间的雨水,滋润了田间。路边所有的花儿都映衬着初夏的幽香和迷情的爱恋。傍晚的时间,她走在乡间土路上,在一根牛绳的牵引下,那晚霞里,一个高大瘦弱的背影摄入她的眼帘。那一年秀秀十八岁,长得清秀可人。他和她是同村的,还正好同年。她其实关注他很久了,只是默默的,没有张扬。

“天快黑了,你砸还不回家?”她轻轻地说道。“嗯,还过一会吧,牛累一天了,想让它吃饱一点,明天还要犁地呢。”他像个姑娘似的小声回答着。“你还好吧?”她问道。“嗯,还好,就是有点饿。”他答道。他们就这样有一声没一声左顾右盼地对话着。随着最后一片落霞散尽,他们也一前一后地回到了村庄,回到了各自的家。

秀秀看着桌上的一碗肉丁炒青椒,再看看端着饭碗出去去串门的父母,她的手和心开始舞动了。青烟掩盖的夜色下,那屋后的树林间,两个人影交叉,两双筷子一来一去的,像是旧时的皮影戏,只是少了声音,多了柔情。

初夏的夜色很美,繁星闪烁的星空下,忽而飞来的萤火虫伴着蛙鸣轻舞着。她和他就那样坐着,看着银河,数着北斗。她小声地问:“强,你说七姐美么?”“七姐美不美都是传说,反正没见过,都说七姐漂亮,但是在我的眼里,你才是最漂亮的!”“真的吗?你是在哄我吧?”她羞涩地说道。“没,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孩子了,而且心地善良,不知道日后哪个有福气娶了你。”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你日后会找到像我这样的女孩的......嗯,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秀秀说完起身就回了家。而他,看着手里吃过饭的空碗,又看看天空的星星,那心里的一股浪潮,开始涌动。

农忙的时节总是多雨,特别是在那插三季稻的年代。早稻的扦插是按着日子排的,农家人的一天恨不得是48小时。

午后,那难得的阳光洒满稻田。看着田间那只孤影有节奏地忙碌着,她的心在潮动,脚步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

“累吗?”她轻声地问道。“还好,咦?你怎么来了?”他惊讶地看着她,她红着脸说:“这季节赶人,你每天一个人的忙,我想帮帮你。”“可是你帮我插秧,你不怕别人说笑啊?”他担心地说。“怕什么?谁家没有个忙时?再说我才懒得去管那些呢,是我自愿来的。”秀秀边说边解开缠秧的草绳,与他并排着插起秧苗。

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原本明天还得干的活,在轻盈的细语中,在一片霞光的笼罩下就完美收工了。强看了看四周,田野的人群早已不见,再看看眼前的一片绿,最后把目光锁定身边,那带着泥土的脸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来吧,秀,我帮你洗脚。”他大胆地说着。“嗯”秀答道。

屋前的荷塘盛满碧盘,院落的栀子花还在散发着未尽的清香,初夏的白莲开得一片片,可那枝最大的最美的莲花却已不见。

她和他开始了偷偷的约会,在村头,在小树林,在那莲花盛开的季节。她的家算得上是村里少有富有人家,他只是个穷得叮当响的单丁,每年预留的口粮总是接不着新米。她的哥结婚时分了另一处住宅,哥嫂结婚后到了省会城市开了一间超市。哥嫂外出后,她成了她哥房子的看守人。

老村口的夏夜有点沉闷,他走过小树林,来到她居住的门前,按照预约的敲门声,敲响起爱的大门。

“进来吧。”秀小声说道,尔后又轻轻地关上大门。秀含羞地轻挽着强的臂膀,把他带到楼顶。楼顶的露台早已收拾干净,一张宽大的凉席铺在中间。秀秀和强就这样坐在凉席上,数着漫天的星星,数着他们的梦想......

晚风吹过,一缕清香盖满露台,强的心开始跳跃,开始狂潮。他突然伸出双手,搭在秀的肩头,小声地问:“秀,你为何爱我?”秀的笑脸在月色下竟也显露出了红色,她羞羞地说:“我看中了你的坚强,你日后一定是个有作为的好男人,你现在的穷不是坏事,这是老天在锻炼你,也是老天在考验我。再说,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们应该有我们的人生目标和追求,我都敢爱你了,难道你不敢爱我吗?”“敢!”强一边说着,一边就把秀拥入了怀中。此刻,天空的月牙躲进了云层,四片嘴唇开始最初的缠绕......

有时候这老天总是喜欢造物弄人,可真算是应了那句话“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为他开始学做女红,第一次绣得居然是一对鸳鸯。她妈说:“你和那个穷小子是怎么回事?你不必否认,有人告诉我了。”秀低声说:“我们是相爱的,我们都大了,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有分寸。”“你们是不可能的!”她妈怒道。“个死穷逼屋滴,拿什么配得上我们家?你明天就去你哥那,不许你再这样胡闹了!”她妈不停地骂着,秀秀也不停地哭着......

夏的热浪随着早来的秋风开始变凉,荷的碧盘里染上了秋斑。

他知道她走了,他也知道她的痛。他没有咆哮,他只是低语挂念,挂念那未归的人。一个月后,强也走了,他去了北方,他知道北方的这个时节开始下雪了,他幻想着那份洁白,那洁白的婚纱。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初秋。强已荣归故里,只是佳人已作他人妻。后来,听说她的那男人因吸毒而亡。再后来,她家里为她又找了个比他大十岁的有钱人,还生了个胖小子。

强后来也发财了,可他一直单身着。秀也知道强单身着,只是,她看着那怀中的胖小子,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冥冥之中无言的对白......

癫痫病饮食疗法有哪些禁忌
那个地方能治好癫痫
遗传癫痫可以治愈吗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