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总裁日索情 >> 正文

【看点】舞者(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个大山里出来的姑娘,一个在城市里打工的母亲,融入广场大妈的经历。女儿一天天长大,女儿大学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她的脸上也开始留下岁月印迹。她每天除了单调重复的工作,就是呆在工作的单位宿舍里,每个星期天是她唯一可以回家的时候。下班了,像大多数人一样,玩手里的手机就是她的唯一的爱好。偶尔的机会,她来到广场,从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农村姑娘,变成了一个广场大妈,成为一个舞者。

一、初涉舞场

早上人们还在睡梦里,我已经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当外边华灯初放,人们已经成群结队地来到广场,来到长江边上散步的时候,我才刚刚脱下工作服,拖着一个疲惫的身体,回到单位宿舍里,这样单调繁重的工作已经持续了十几年。

我来自大山里清江岸边的恩施,从大山里出来我还是一个小姑娘,来到向往已久的大城市,在长江边上,成为一个孩子的妈妈。老公有自己的事业,他有一身好技术,可以带着许多人一起工作,工作繁忙劳累却不能天天回家,他的辛劳,也给我们家的生活增添了许多光彩。

女儿从小就一直跟着我的身边,一天天长大,现在女儿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一个大姑娘,她长的比我还要高,比他的爸爸还能干。女儿大学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我的脸上也开始留下岁月印迹。我每天除了单调重复的工作,就是呆在工作的单位宿舍里,每个星期天是我唯一可以回家的时候。下班了,什么事请也没有,不可能天天逛商店,逛超市,像大多数人一样,玩手里的手机就是自己唯一的爱好,在手机上看电视,在手机上玩游戏就是我的工作之余的工作。

靓嫂,是和我一起跟着的姐妹,她比我年长,两个孩子成家立业。她体态丰满,喜欢穿着,个头比我还高一些。靓嫂最近突然喜欢起跳舞,而且是交谊舞,我不知道什么是交谊舞,是不是就是人们所说的广场大妈们跳的广场舞。她几次邀请我跟着她去学跳舞,她说跳舞的好处很多,一方面可以锻炼身体,一方面可以消磨晚上的时光,那时候我对跳舞没有一点兴趣,经不住靓嫂的一再催促,我还是来到她学跳舞的地方,反正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有一次单位在KTV组织活动,所有的人唱歌跳舞都能到场上走一遭,我什么也不会,也不敢上场,我从小到现在还没有在公众场合,唱过歌,跳过舞,别别扭扭地在那里呆了一下午。在众人的眼里,我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会,我的上司说我:“你别的地方都好,就是社交活动方面还不行。”我是一个要强的人,我不想再出现这样尴尬的场面,我想学一学唱歌跳舞,苦于又不知道到哪里去学,去找谁学。

一个小小的广场,挤满了一群群跳舞的大妈们,她们一个个身着漂亮的衣裙,挥舞着双手,奋力地在跳跃着。音乐不同,跳舞的姿势也不同。虽然以前我也经常路过这里,近距离看到广场大妈们的舞蹈,我还是第一次。看着他们兴奋的表情,全身心的投入,看着看着,也勾起我参加其中的欲望。

在靠近路边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广场专用的音箱,十几个人,这就是靓嫂学习跳舞的地方。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也没有去过广场,不知道大家都在跳什么。

这里的人们跳着和其他跳舞队伍不一样的跳法,五花八门,靓嫂告诉我,他们大部分人是在跳武汉三步踩,有几个人是在跳交谊舞,靓嫂就是在这里学交谊舞的。

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更不知道什么是武汉三步踩,什么是交谊舞。第一天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看了他们的表演,我不知道什么是好,也不知道那个人跳得好,更不知道去跟谁去学习。看着他们一个个跳得那么投入,我心里也是痒痒的,两条腿也不由自主的随着音乐节拍在抖动着。

靓嫂似乎认识所有的人,所有的男士,不断地有人过来请靓嫂跳舞。其中一个身材挺拔,高高的个头,头发几乎全白的老者,是不是跳得好我不知道,但是看他跳舞的姿势让人看着舒服。

既然决定来了,我也决心学一点东西,我交了电费,也就是跳舞的月费。老板娘是一个身材丰满,个头高大中年妇女,穿着时尚,脸上透露出一股和善的气息。

二、跳第一支曲子

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人们只是在跳舞经过我身旁的时候,不时的瞟我一眼,投过善意的笑脸。我长得并不漂亮,也没有那高挑的身材。没有人请我,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怯生生地站在一辆电动三轮车旁边,这是老板用来运送音箱的专用车子。老板娘走到那个老者跟前,不知道跟他说了一些什么,他走过来了,他来到我的跟前,很有礼貌地问我:“我可不可以请你跳一曲。”这时候我的心几乎就要蹦了出来,第一个邀请我跳舞的,就是那个人,那个我认为跳得最好的人,我心里想着,我一定要牢牢地抓住他,让他教我跳舞,我不会再找第二个师傅。

我默默地点一下头,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左手上,他的右手轻轻地搂在我的后背,一股莫名其妙的神奇感觉涌上心头,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和一个陌生男士亲密接触。

随着音乐声起,我随着他的脚步走在这小小的舞场上,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竟然跟着走了起来,我没有感到任何的生疏,就好像我的前世就已经学会了跳舞的一样,我的拍子没有踏错,我也没有任何别别扭扭的感觉。

他悄悄地告诉我:“你的乐感很好,你是能够学会跳舞的人。”虽然音乐已经结束,我的心还在嘭嘭地直跳,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已经说了什么,我的脑子里就是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他会不会继续带我跳舞。

想归想,愿望还是不愿望,他没有继续再带我,他走到靓嫂跟前,邀请靓嫂跳了下一支曲子,这是一个节奏很快的曲子,比刚才我跳的曲子快了很多,看着靓嫂在舞场里旋转,心里想着,我什么时候也能和靓嫂一样和他跳舞,哪怕就一次,我也心满意足了。

虽然靓嫂没有我想象的跳那么好,我的心里不由地升起一股莫名的醋意,是羡慕,是嫉妒。我已经在这里度过了那么多年头,为什么以前没有想到来到这里,为什么不能像靓嫂一样在舞场里飞快地旋转。

这就是我的梦想,这可能是我新生活的开始,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地生活,我要以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度过我的每一天。

和靓嫂跳了两曲后,他再次来到了我的跟前,我没有再让他请我,我主动地向他走过来。还是那么慢的曲子,还是那么轻松的舞步,和他跳舞的感觉我终身难忘,是一种飘逸轻松感觉,就好像是飘荡在平静的湖水中,似走非走,就像一首小船游弋在风平浪静的水面上。

他没有再带我跳了,我已经非常满足,也有其他男士过来带我跳舞,始终找不到和他跳舞的那种感觉。

在宿舍里,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失眠了。我的脑海了一直回荡着舞场上的情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兴奋,睡梦里,我还一直站在舞场的一边,看着他,看着他在带靓嫂跳舞的场面……当闹钟响起,我才发现我已经该起来上班了。

三、难熬的一天

今天的一天实在难熬,不知道为什么时间过得这么慢,做不完的事情,不停地看钟,其实今天做的事情和昨天没有两样,可是我的心里总是猫抓耗子,心里痒痒的,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度过,终于到了下班的时刻。

洗完澡,我还特意打扮了一下,自从在这里上班以来,我几乎没有再打扮过自己,一直是素颜拙妆,最多给脸上抹一下防晒霜,或者是最最普通的香香而已。

手机响了,是靓嫂的电话,靓嫂还是昨天的一套装束,看见我,她说:“哟,今天你不大一样了嘛。”我的脸微微一点发烧,总是长时间没有化妆打扮,突然间,化妆了,打扮了,人确实有点不是十分自在,我是去学习跳舞,并不是去约会的。今天的化妆打扮,我还是很注意分寸,只是稍微比平时多下了一点功夫而已,我担心我的简单化妆被靓嫂看出来,最终还是被靓嫂看出了破绽来。

今天来到江边广场,他已经来了,他已经在和一个女士在跳,看见他和她们跳舞,心里总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白的感觉。我多么希望他能够朝我们看一眼,他没有,他全神贯注地在跳每一个动作,目不斜视。一曲结束,他竟然没有走过来,继续站在那个女士身旁,他们又开始了下一曲。

老板娘的丈夫走过来,他个头不高,和他的媳妇有不少的差距,朴实又温和,他过来邀请我和他跳了这一曲。有可能是先入为主的缘故,我和其他所有的男士都跳不出和他那样的感觉,其实他们跳的也很好,当然我是无法和这里每一个人相比,我是初出茅庐,刘姥姥进大观园,什么都是新鲜的。

能者为师,三人行必有我师,可是就是摆脱不了和他学习跳舞的念头,其他人也在诚心诚意教我跳舞,我就是学不起劲来,那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这边和别人跳着舞,眼睛一直看着他在跳。

终于他过来了,他和靓嫂打了招呼后,也跟我点了一下头,我顿时浑身紧张起来。可能是不熟悉的缘故,他首先邀请了靓嫂,今天看着靓嫂和他跳舞,就比昨天好一点,因为他和靓嫂跳舞,就意味着离我近了一步。希望总是和失望并举,正当我满怀希望的时候,下一曲他没有找我,而是继续和靓嫂在跳。我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不请我跳舞。

机会终于来了,曲子结束,靓嫂和他来到我的跟前,靓嫂说:“朱师傅,你带一下我的同事好不好。”他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我今天和他跳了两曲,和昨天一样的感觉,我想继续和他跳下去,但是他离开了,因为有人在和他打招呼。

盼星星盼月亮的等了一天,就是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我心里想,也是自我安慰,虽然只跳了两曲,总比他不和我跳好一些。

结束了,我和靓嫂想和他打招呼,他看都没有看我们一眼,只见他将右手高高地举起向所有人挥动一下,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就离开舞场。因为他回家的方向和我们一样,我们想跟上去,哪里还能跟上,我第一次看见走地这么快的人,我们刚刚走了几步,他已经消失在远处散步的人流中。

晚上,我又失眠了,我以前很少失眠,听别人说,跳舞,锻炼身体,晚上可以睡一个好觉,我不知道就像中了邪一样,反而睡不着了,也许这只是一个开始,时间长了,睡觉自然就会好起来。

四、平和的心

有可能是习惯成自然的缘故,今天已经不像昨天那样迫切,一切都恢复正常,一直快到下班,才想起要出去跳舞的事情。

依然匆匆忙忙,洗澡,换衣服,简单地化妆。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下班的时间比一般人晚一点,当我和靓嫂一起来到江边舞场的时候,那里已经开始跳舞。不用仔细寻找,一眼就看见他在舞场里旋转,他跳舞姿势看着就那么舒服,他跳舞上身从来不会左右晃动,就像在平静水里的行船,看似没动,却一直在往前开,身子随着音乐的节拍,就像微风吹起水面的波浪在上下均匀地起伏着,他的舞伴的裙摆就像一朵盛开的睡莲,在音乐声中飘荡。

我看到他,在从我们身边过去的一瞬间,他用眼角的余光朝我们瞄了一眼,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和我们点头打招呼。一曲终了,正当我满怀期待的希望他能够走过来的时候,他又在和那个舞伴在跳舞,有人来邀请靓嫂跳舞,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场边,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酸甜苦辣,一天的等待,换来的是委屈和不快。

又一个女士去和他打招呼,下一曲他又和她在跳舞,看见那个女士忘情的跳舞,我的心都碎了。不知道是江边寒风吹透了我的毛衣,还是我心里不快的泄出,我的全身在微微地颤抖。

有人来找我跳舞,我心里的不平才稍稍有点平息。难道他没有看见我吗?为什么他对我视而不见,社会应该是公平的,机遇对每个人是平等的,为什么在我这里就都行不通?

已经过了半场,他终于走过来了,这次靓嫂主动让我先跳,因为我在寒风中站立得太久了。将我的手搭在他的手上,一股暖流就好像迅速流到我的心里,又迅速流遍我的全身。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跳完这支曲子,只知道我在跟着他在跳,跳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是我跟着他走,还是我被他拽着在走,恍恍惚惚地听他说:“你好像心不在焉,跳舞要全神贯注。”这是我听到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因为是靓嫂先让的我,我下来就跟靓嫂说:“下一曲,你跳吧。”靓嫂说:“还是你跳吧,我有人跳。”不能再让了,再让,弄不好又失去一次机会。

机会终于来了,他没有再离开过我们跟前,我们没有站在人多的地方,我们所站的地方旁边一个人也没有,每曲终了,他肯定是停在我们跟前,旁边的那些人,不可能到我们跟前来,于是我和靓嫂包揽了他的下半场。

时间到了,我和靓嫂站在他要经过的路口等着他,特意和他打招呼,有意等着和他一路同行。一路上他一句话也不说,我有意和他搭话,他是,你问一句,他就回答一句,而且是简单的几个字,好像不愿意和我们说话一样。他虽然和我们同行,却离我们远远的,就像我们中间隔着一堵无形的墙。他目视前方,把我们两个当成了空气,我们女同胞步幅小,他好像有意地压慢步伐,看上去那么不协调,那么别扭,我真想跟他说:“你先走吧。”我没有说,我还是想挑一些话题跟他套近乎。实在是不是一路人,看着他别别扭扭的样子,我也实在不忍心,我说:“你走得快,就自己先走吧。”我的话音刚落,他没有说一句话,抬腿就急急匆匆地离开了。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我心里想,他怎么是这样古怪的一个男人,没有朋友,也不愿意聊天,每天一个人独来独往,老死不相往来。

癫痫大发作治疗的药物
成都中医看癫痫医院
天津癫痫专科医院哪个好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