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总裁日索情 >> 正文

【春秋】初恋,不是一件小事(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胸怀中溢满着幸福,只因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

——摘·席慕蓉

一、开始,相遇不是一首歌

大一那年,兜兜十八岁。

兜兜,时而静谧,时而疯癫。并不美艳,是一个人群中丢了就不容易被找到的普通女孩。

兜兜出生在郁郁葱葱的夏天,刚过完十八岁生日,她就跟高中同学兼老乡苏苏踏上快班,经过约十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绿城——一座干净美丽的城市。她们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任汗水把前额的刘海打湿。疲惫的脸上藏不住兴奋与欢喜。下了计程车,看到学校的名字,心里觉得好洋气。热情的学姐学长身上斜挂着大红色绶带,在校门口迎接。兜兜想:绿城,我来了,且要狠狠在这地呆上三年。

班上的同学一个劲地多,大家刚自我介绍完毕,同学们的名字还没记住几个,样子也没来得及认清,就迎来“新生杯”篮球赛、折磨人的军训和新生文艺晚会。

兜兜并不勤奋,身上有不少懒惰细胞。用现在的网络流行语形容就是:不要跟我比懒,我懒得和你比。兜兜有两个爱好:睡觉和看电影。如果在她很困的时候吵醒她,没有特别好吃的东西作为安慰,就等着挨一阵收拾,如果她正在看电影,最好不要跟她说话,因为她不会听到。

篮球赛将在一个星期后举行,服装设计与表演班二十五个女生,运动型的非常稀罕,会打篮球的更是屈指可数。这时,班长大人发话了:“女生人数不够,我只能随意抽写几个名字上去,抽到谁都不得有异议,听从体育委员的安排,完成训练、比赛。”

不幸的兜兜就是其中一个。

晚上,班长向班主任申请,要比赛的同学自修课免了,去球场训练。

满天星光,南方的夜晚温暖又芬香。同学们都在上自修课,球场显得安静又冷清。

女生们的球技实在太差,只能男女混搭,分开练习,体育委员教比赛规则,教传球,教带球……技不如人,不求能赢,只求不犯规。

开始练习,兜兜队发球,她一个劲地往前跑,心想差不多可以停了吧,说不定有人要给自己传球呢,一转身,一个篮球嗖嗖地往兜兜方向砸,兜兜懵了,还没反应过来该怎么接球,“砰”的一声,她顿时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眼睛很痛。顾不得丢不丢脸,就往地上一蹲,捂着脸,明显是嘤嘤嘤了。

此时,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跑过来,凑到兜兜跟前,有些措手不及,想看看兜兜的脸,又觉得不好意思:“抱歉抱歉,你没事吧,让我看看。”

兜兜不理会,同学们围了过来,苏苏把兜兜的脸扶起来,给兜兜抹了抹泪水。“痛不痛?哎呀!眼睛有点肿了。”

三几个人慌张地扶着兜兜去医务室。兜兜看不清了。

二、对不起,换来一句没关系

第二天早上,兜兜起床,照了照镜子,被球砸的眼睛基本消肿了,也没什么大碍,昨晚看不清,是因为篮球上的灰尘进了眼。吃完早点,她和苏苏准备去上课,还没上到二楼,走廊上那一排男生看到兜兜和苏苏走过来,都异口同声:“道歉,道歉,道歉……”

兜兜心想,这帮同学够疯癫的,不知是专程为昨晚的不小心而致歉,还是看热闹呢?这喧哗的声音,想必更多的是后者了。

兜兜继续走着,不看,亦不予理会。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句:“对不起啊!”清朗的声线。

这里说的对不起,应该蕴含着自责、抱歉,还有……希望你没事。

兜兜没有回头,直径往教室走。

其实,兜兜从来就没生气过,她知道他是无意的,知道他是想传球给她,只是……她不会打球。

当晚,快下自修课,一男生跟兜兜的同桌苏苏换了位置。

兜兜好奇地盯着他,对他上下左右全地方位扫描,干净的男生,瓜子脸,散发着朝气的光芒,帅,这是兜兜的第一反应。

男生笑笑:“超过三秒了,你看够了没?”

兜兜不自觉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觉得自己没看过瘾,还是觉得自己看懵了。

不一会儿,兜兜就把她那花痴样收起来,一本正经地问:“你是谁?干嘛坐这?”

男生有些惊讶兜兜态度的转变,嘴角却依然微笑着:“对不起,我叫辰逸,是我昨晚不小心砸到你,你现在眼睛还痛吗?这是我给你写的简单的道歉书,背面有我的手机号码和微博,希望不要怪我不小心的失手,好吗?为表示我道歉的真诚,我甘愿给你买一个月早餐。”

男生的态度谦和,手指纤细白皙,兜兜突然有点儿脸红了,她接过信说:“没关系,我不怪你,而且,我没事了,是我不小心,我不会打球。你不用道歉,也不用给我带早点。”“没事就好,没事我就不那么自责了,不过,早点还是要带的。”一脸的坚持,好像早餐是买给他自己吃的。

三、你的微笑,成了我天空里最明媚的阳光

“新生杯”篮球赛后,迎来半个月的军训。

教官是个真性情的军人,姓韩,大家叫他韩教官。在阳光烈日下,会尽量选择在树荫下带同学们训练。

兜兜受不了站军姿,一站至少半小时。看着隔壁班的同学,姿势、动作稍不合格就要遭受严厉的惩罚,兜兜想着有些害怕,跟苏苏商量好说肚子痛的计划,也没能实践一次。

几天下来,瘦了几斤。兜兜体质并不太好,平时也缺少锻炼。那天,她感觉头重脚轻,眼花,脚麻,低血糖的症状也来了,兜兜感觉就要坚持不下去,悄悄瞟了一眼旁边的苏苏,向她挤了挤眼,就自顾自地倒下去了,苏苏“啊”了一声跑到她身边扶着她,一脸的慌张和委屈:“报告韩教官,兜兜身体可能吃不消了,不知道是不是中暑了,都晕倒了。”

教官看了看兜兜的样子,摸摸兜兜的额头,对苏苏说:“快扶她回去休息吧,给她多喝些水。”

辰逸站在最后一排,悄悄看着兜兜和苏苏渐渐远去的背影。

苏苏训练去了,寝室里只有兜兜一个人,很安静,安静得只能听到运动场上那整齐而响亮的口号: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从那以后,兜兜每一次都努力坚持,也不再想着用女生有特殊情况的借口偷懒了。

训练接近尾声,同学们跟教官的感情越来越深,偶尔在明亮的夜晚,教官让大家坐在草地上,围成一个圆,玩一些游戏。口号喊得可整齐可响亮了:对面的,来一个,对面的,来一首。稍微慢了没表演吧,又开始喊:一二三四五,我们等得好辛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着好着急。对同学们而言,这是一个充满活力却有意思的队伍……辰逸总是不时地偷偷看兜兜,她认真听同学们唱歌、跳舞,微笑,鼓掌,有时因同学讲一个笑话而哈哈大笑。而辰逸,也偶尔感觉到有一双温情的眼眸注视着他。

这大半个月里,大家都黑了几圈,变瘦了,或者变壮了。军训结束那天,许多人哭得稀里哗啦的,兜兜也不例外。这一段特殊的经历是教官给的,他让大家更深刻地体会什么是坚持和毅力,还有一种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就算不舍又如何,却也只能在足球场上站着军姿目送教官离去,那是韩教官最想记住的样子。

那一刻,兜兜觉得自己有些煽情了。她问自己,是不是头发越来越长,就变得越来越矫情?

送走了教官,新生文艺晚会来了。兜兜和梅子报名唱歌。

《BigBigWorld》的音乐想起,辰逸和班长跑到学院外的小花店,买了两小束花儿。

舞台上的兜兜和梅子,都穿着白色的上衣和裙子,有着阳光明媚的笑脸。兜兜接过辰逸递到她跟前的花束,给了他一个甜美的笑,笑中含羞。

我们同学说了,要把最俗气的花,送给最不俗气的你。

然而,这句话,堵在辰逸喉咙里,说不出来。

四、自从遇到你,便看到了幸福的花开

那天,辰逸神秘兮兮地对苏苏说:今晚能不能帮我约兜兜出来呢?我有话对她说。

苏苏当然也知道兜兜的小心思,兜兜可是对辰逸充满好感呢。自习课后一回到寝室就叽叽喳喳辰逸辰逸说个不停。

当在球场散步的兜兜和辰逸经过男生宿舍时,男生们在寝室里对着窗外的他们集体呼喊:辰逸,加油!辰逸,加油!

兜兜说:“行啊你,都有啦啦队了,约我出来干嘛?想追我啊?”

辰逸感觉被看穿了,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兜兜会不会拒绝呢。“是呀,兜兜同学,请允许我追求你吧。”

“那天给你送饭盒的那个女生,是女同学还是女朋友呢?”

“兜兜同学也在关注我吗?这是吃醋吗?她是我堂妹。”

兜兜心里美滋滋的,就这样遇到了初恋,一直对着天花板傻笑。几次问苏苏: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从此,校园里便多了一对璧人。

兜兜在辰逸的潜移默化下,也变得勤奋了,明白了大学是另一个需要努力、需要奋斗的阶段。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一起参加社团活动,一同旅行,偶尔争吵,很快和好,和校园里大多数情侣的恋爱状态一样。

毕业后,兜兜在S城一家民营企业做服装设计,辰逸则没有做与专业对口的工作,而是选择当一名公务员。

下班,兜兜回到家:“老公,我回来了。”海藻般的长发慵懒地散在兜兜的背上。

房间里放着张栋梁的《只因为你》,淡淡的幸福在温馨的屋子里蔓延。坐在沙发上的辰逸淡淡地应了一声。

兜兜匆忙换好鞋。走过来。“怎么了,老公。”她紧张地问,感觉辰逸今天有事儿。

“这样的生活,你不感觉有一点儿厌倦吗?”

兜兜愣愣地看着辰逸。“你说,什么?”

“我说,我厌倦了。”他走过去,牵起兜兜的手,深情地看着她。“宝贝,我说,我们在一起七年了,像这样同居也有三年了,该有一个家了。兜兜,嫁给我,好吗。”辰逸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戒指,单膝跪地。

兜兜眼睛湿润,频频点头,答应着:“好。”

(2012年10月10日)

有癫痫病顺产会遗传吗
儿童癫痫病要如何进行治疗
癫痫病如何引起的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