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如果我有钱 >> 正文

【流年】给不起的爱要退还(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刚下过雨的地面有些湿滑,我尽量把车速控制在八十公里以内。车子从高速路上拐了下来,驶入乡间道路。此时已经是炎热的夏天了,车里的温度表盘上闪着28℃。

窗外,云层逐渐散去,大地又裸露在阳光的照耀下。雨后泥土的芳香味儿飘进车子,钻入鼻孔,让我感到清新、温湿。心情一爽,不免踩了一下油门。

“慢一点!”身边的人不满地提醒我,像是故意嫌车里不热似的,又添了一把火:“你这样忙着赶路,是不是想忙去见她呀?”

我一听,不禁倒吸一口气,这话今天说第二遍了。我心里来气了,我再不发言,还以为真的有什么了呢,我笑笑:“你看你,咋说的呢?一路都是低速,小车限速120公里,我顶多到100,大多数时候在80。还有,你说谁呀?我和几个哥们今天早上才通过话!”我说完心里暗自得意,哼,与我斗,我要卖你,你可能还要帮我数钱呢!看看身边的人不出声,看来装糊涂就是好,我得意地吹起口哨来,还未吹了一声,腰上被狠狠地拧一下,“哎呀”我疼得喊了起来。

“你装,装是你的第一本领。我说的是那个妖精,听说她与老公离了。可怜的罗莎,我的好姐妹,你咋个那么背运呢!”说着,声音低沉了下来,之后就不再说话了。

我理解自己的老婆,这是一个心如玻璃的女人,碰不得,一碰就碎,承受力最差。“别郁闷了,也许她过得开心的,也说不定呢!”我赶紧打破沉闷,安慰她说。

“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寂寞孤独,身边没有知心知暖的男人,她会开心吗?亏你说得出。见了面,你要好好开导她。”她柔柔地说。

我一听,差一点翻白眼。这女人,就是怪呢,刚才还在埋怨我开得快是不是有企图,现在又要我好好开导罗莎。我点了点头。

大学时罗莎与我老婆住一个宿舍,上下床,处得非常好。我们都是一个班的,在四季如春的城市里,度过了愉快的四年。毕业后各奔东西,成家立业,转眼人到中年。所以我们班的班长张云海和班上的“二头”马顺还在年初就来找我,说我们三个人牵头,联系、召集大学时全班同学聚会,说再不搞,有的人一生都见不着了,如魏青、刘芸香才而立之年就离世了。其实在外省工作的很多人从毕业到如今还未见过呢。我说就定在五一节,大家都赞成。这个二头虽然在班上调皮捣蛋,时常招惹女同学,被女生群起而攻之,但脑袋好用,毕业承包了他家乡弥勒正在修建高速公路的旁边的几座荒山种植水果,没有想到其中一座是一石头山,被一修路老板看中,需要大量的石子垫路,绞碎用作搅拌水泥路面用。他发了一笔财,是我们班的第一个老板,第一个开宝马车的。班长张云海毕业进入西平市师范学院教书,如今是副教授了。在西平市工作的还有两人,就是我老婆水翠婷和我了。我们一合计,立马行动,联系女同学由我老婆负责,男生由我负责,聚会经费由二头负责,同学聚会议程娱乐活动内容,包括聚会结束时负责制定同学通信录等由张云海负责。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地点定在西平市温泉红云山庄,人都联系上了,除了一个女生出国无法归来,其他人都答应一定来。我们班男生女生人数差不多。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同学们来报到了。

“我选的日子还好吧,刚刚下过一阵雨,气温降了许多,你看,外面气温26℃,多么适宜聚会的天气。”我自豪地说,想等一句夸赞。

不料听到的却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同学会变成是么样子呢?”

“这倒不用担心,我相信一定一见面就认得出来。”我笑着说。

“当然,心里藏着的人,你不会忘记的。”一个冷冷的声音又飘了过来。

又在说罗莎了。我不说话了,免得自讨没趣。

不过罗莎,肯定变化不大,她还是那么爱吃冰淇淋么?

罗莎与水翠婷都是班上特别漂亮的女孩子,能歌善舞,很活跃。一次她俩提出要我陪她们去翠湖玩,我乐得一夜没有睡好。

“让你们久等了。”我从宿舍跑了下来,看见罗莎与水翠婷已经在那儿等着我了。来到翠湖公园,在门口我跑去买了三支冰淇淋,一人一支。水翠婷说:“雁飞,你倒会善解人意的,知道罗莎爱吃冰淇淋。”我说:“天热,都爱吃的。”“谁说的,我就爱喝菠萝水。”水翠婷没有看我,拉着罗莎往前走。我一愣,赶紧又跑去买来一瓶菠萝水。水翠婷一见,就抢了过去:“这一定是给我的。”罗莎看了我一眼。到处绕了一会,我提议去湖里划小船。我坐在小船的一头,到处拍照,她俩坐在另一头,一人一桨,划着。翠湖漂亮极了,到处是花儿,各种颜色的,五彩斑斓,千姿百态。看着她俩挤在一起,在前面划着,脸红扑扑的,与公园里的花儿一样,我看得呆了。

倏地,水翠婷喊道:“雁飞,你一大男人,就这样心安理得。罗莎最近身体不爽,你就舍得让她用力划船啊,你来替换她。”

“好呢!”我去换她。罗莎说,划得动,你换她。最后,我还是把罗莎换下。当罗莎向小船的另一端摇摇晃晃走去时,水翠婷向我伸了伸舌头,得意地做了一个鬼脸。

多年后的一个夜晚,睡在身边的人对我说,你还记得那次划小船吗?其实那几天罗莎身体没有啥问题。“啊?原来你是故意要挨着我坐在一起划呀!”肚子上被狠狠地拧了一下,疼得我大叫起来。旁边小床上懵懵懂懂伸出一个小脑袋出来说:“是不是妈妈又掐你了?”“没有,是爸爸做梦。睡吧,乖,啊?”

“到了!”坐在旁边的女人说。

我缓缓把车子拐进温泉红云山庄停车场。

才进入大厅,就被热闹声吸引着。已经来到的同学们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 翠婷!”一声甜甜的女音响了起来,一个人影飘了过来。没有变,正是罗莎。见两人亲热地抱着的时候,罗莎拿眼睛看我,我点点头。还是以前的模样,只是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额头上也有了几道细纹,却比以前丰腴了许多,显得特别成熟。她忽然一笑,对我说:“雁飞,我是不是没有以前好看?”我连忙说:“更好看了!”水翠婷瞥了我一眼,说:“你在他眼里永远都好看。他已经嫌弃我了。”“敢啊!翠婷有委屈,我可饶不了你。”罗莎笑了。

这时,从里面跑出两个人,正是张云海、二头,他们喊道:“各位同学,到饭厅开饭喽!”

大家陆陆续续地边说边往饭厅里走去。

突然大门口有人大喊:“张云海!”

众人一回头,门口站着一位着装时髦带着墨镜的女子,竟然一下没人认出来。女子似乎很失望,摊了摊手,摘下 墨镜。张云海不竟脱口而出:“微子!”两人彼此跑向对方,近了,近了,忽然站住了!然后,彼此伸出手,用力握了握。

“哈哈哈!这两个家伙,有缘无分。”一个同学忍不住说道。

那年张云海是我们的班长,人长得魁梧,运动健将,喜爱文学,处女作《我的手指穿过你的发梢》已经发表在省级《三江文艺》杂志上。班上女同学微子是他的粉丝,经常找他请教写作的问题。随着接触多了起来,他喜欢上她了,别看他长得人高马大的,与女孩子在一起时显得极为腼腆,从未敢对微子表白。毕业离开时的头天晚上,微子来到我们宿舍,张云海是睡在我的上铺。二头逗她:“微子,你是来找我的吗?”长得单薄但五官非常好看的微子皮肤很白,没有回答二头的话,却看着张云海,白皙的脸上绽放着红晕。张云海叫她坐下,说:“微子,明天你就要走啦?”

“嗯!”

“哦!”

我干咳了几声,大伙儿明白我的意思,都纷纷说有事溜了。可是没多久,张云海就在学校后面的烧烤摊上找到我们,我正在与坐在我身边的水翠婷悄悄地说着微子的事。水翠婷说:“班长大人,说出你的爱了吗?”张云海脸红脖子粗,结巴着说:“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没有出息的家伙,难道这比你写小说难啊?”我调侃他。刚说完,突然疼得我喊起来:“水翠婷,你怎么又掐我?”水翠婷白了我一眼:“就你有出息,你去表达?你也没有对谁表达过啊?”我哑口了。说真的,我没有。三个月前水翠婷在我过生日时竟然敢当着来参加我生日聚会的同学的面庄严说道:“雁飞,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就要闪亮登场了。请寿星闭上眼睛!”大家都叫我闭上,罗莎说:“闭上,不准偷看!”我心里想道,闭上就闭上,大不了是笔记本或一根领带什么的礼物。突然,我脸上有了湿湿的热热的感觉,一股异性体味扑鼻而来,在一阵热烈地掌声中我睁开眼睛,水翠婷就站在我身边,紧紧地挨着我。她给了我一个吻。我脸上火辣辣的,不知为啥,我此时会不自觉地望了罗莎一眼,她低着头。

第二天,微子第一个离开学校,听说被她父亲接走了,后来听说她去成都工作了,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吃饭的时候,二头提出男女同学交叉着坐。我心里涌一起莫名的感觉,借故说上厕所,就溜进厕所了。其实我是想让他们坐好后,我再插进去。果然,我出来时,在水翠婷与罗莎中间空着一个位子。我只有坐了下去,刚入座,腰间就被狠狠地拧了一下,我却不敢喊出声来。

大家很快就推杯把盏,热闹起来。敬酒的敬酒,聊天的聊天。从聊天中得知,我们班竟然有九位同学离异,差一点占了四分之一。我们坐这一座,就有罗莎、微子、二头三位。读书时从未沾酒的罗莎与微子,喝得最多,倒是那时还喝酒的水翠婷现在却喝得不多了。我对她说,同学聚会,难得,你想喝就喝吧。她悄悄地说:“我不傻。这次我要少喝一点,保持清醒的头脑,某人的心思我明白,想在我面前玩猫腻,没门!”我听了不得不佩服。罗莎说:“翠婷、雁飞,还说悄悄话那,还说不够啊,你们夫妻二人郎才女貌,如此甜蜜,今晚要与我们说了吧。是不是,雁飞?是不是,翠婷?你们天天在一起,这次雁飞让给我们,与我们多说说话。”水翠婷说:“我才不愿意与他说悄悄话呢!我叫他多与你们说说话。以后不知要到啥时才能说呢!”没有想到话才说完,却把罗莎、微子逗哭了。

微子哭着说:“云海,我哭了。”张云海咧了咧嘴,说:“哭吧!”一句话使得微子泪如决堤,梨花带雨,竟然伏在张云海肩上大哭了起来。

我一见这阵状,担心罗莎也如此,机灵一动,赶紧抓起几张纸,站了起来,走到微子那儿,递给微子,微子起来接纸,从而替张云海解围了。待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时,却被水翠婷坐了,她正抱着哭泣的罗莎呢,我就坐在她的位子上了。

微子的确喝多了。她责怪张云海当年没有向她示爱,她知道张云海很爱她。要分别时专门到宿舍找他,讨他的一句话,可这个榆木疙瘩愣是不说,她只有含泪离开,随父亲去了成都,父亲在铁路部门工作,工作地点变化大,正好那一年父亲调到成都。在那边经父亲的同事介绍,与一个医生结婚。可是婚后不久,这个医生就与旁边的妇幼保健站的一个女护士好上了,还有了孩子,他们只好分道扬镳了。张云海听了只有抓脑袋,不停地安慰她。其实我们也知道,这几年,张云海也过得不好。妻子在政府部门工作,钻头觅缝找机会升迁,与她的上司早就上床不知多少次了,给他整个绿帽子戴着。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还小,正在读初一,他早就与她分手了。他压根看不起这样的势利女人,只要有权利的男人在她面前,就矫揉造作,扭捏作态,一副丑态,回到家时,指手划脚,不可一世的模样,令人作呕。此时,看到面前的微子伤心至极、醉得一塌糊涂的模样,张云海只有把她扶进房间去了。

这次同学聚会,二头在分房间时,是夫妻的就分在一间了,其余的两个男生一间,两个女生一间。全班只有三对是夫妻。看到张云海正在房间陪着微子,罗莎就与水翠婷一道上来我们这一间聊天。

罗莎的老公是一名玉石老板。她刚毕业时在秀水州立图书馆工作。老公那阵子生意才起步,只有一个小店,就在图书馆隔壁。罗莎高挑的身材,丰满的体型,长长的脖子就像一白天鹅那样,秀丽的五官,漆黑的双眸能淹死人。立即让他注意上她了。于是发起了猛烈的进攻,终于搂得美人归。婚后夫妻感情还是不错的,很快就有了一个孩子。他的生意也是做得风生水起,居然开了几处分店。一个偶然的机会,丈夫喝醉了扑倒在电脑桌旁。罗莎费劲地把他扶到床上躺下,很快在呼噜声中酣睡了。罗莎正打算关了电脑休息。却发现他的QQ没有关闭,聊天框里扑闪着图片,心念一动,点击一看,顿时懵了。全是黄色图片!甚至有几张是黑人的生殖器,他在下面有一行字:颖儿,你喜欢这个吗?颖儿:不喜欢,只喜欢你的。再翻点击看,居然是上一次他去另一个城市的分店时他与颖儿做爱的感受的话题。这个颖儿罗莎认识,眼睛有些像范冰冰的,又大又漂亮,特别是一对胸脯,就像要掉出来似的感觉,当时她就反感让这人代理分店,可他说颖儿善于经营。没有料到他们果然让她的担心变成了现实。“这对狗男女!”她骂道,她转身就去抓他,可他酣睡如猪。她去了另一间房,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早就大吵大闹。最后他们分手了,他给她三十万,和现在住的房子,留下孩子,走了。第二年,他就与颖儿结婚了,他大那女子十九岁。

怎样的癫痫病会遗传
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样
患上癫痫该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