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极手柄 >> 正文

【冰心】朋友(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大头和小胖,他们俩是光着屁股玩到大的朋友。大头家呢,富裕、有钱;小胖家呢,贫苦、没钱,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们俩深厚的友谊。

俩人从小就不是省油的灯,倒也不是刁钻蛮横、街头混混的派头,就是特别淘气,特别爱玩爱闹,唯独不爱学习。从幼儿园开始,一直到初中毕业,俩人在学校里面可谓是出尽了风头。怎么说呢,全年级的,无论什么样的考试成绩的榜单,你不要从上往下看,你只管从下往上看,第一眼就能看到他们的名字,那一连串的零蛋,显得格外扎眼。

要说真的一分也得不到吗?这又怎么可能呢。无论哪种课程的考试,总归有选择题或判断题,蒙也能蒙对几道吧。但是呢,这哥俩还真就是一副品德高贵、童叟无欺的霸气姿态,既然我不会,那么我也不蒙,干脆,直接,痛快,白卷奉上,飒飒而去。

为此,学校还专门出台了一项新的规定,不允许考生在考试期间提前交卷,最早也要等到开考之后半个小时。

对此,哥俩是愤愤不平。无奈学校有规定,监考老师又不敢予以通融,俩人只能如坐针毡地上下反正翻看着试卷,最后气急败坏地把试卷扔到桌上,心中不禁恨恨咒骂起来:“什么鬼东西,什么狗屁规定,明显是在针对我嘛。”

气也气了,骂也骂了,俩人像只卖萌的狗崽子,脑袋紧贴桌面,双眼左右上下眨巴,最终定格在了教室正上前方的那块表上,静静地看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直到分针走了半圈,哥俩才算露出了狂喜的声容。

因为在焦急等待之后,在性情大悦之际,必然要喊上一嗓子——太棒了,总算是熬过去啦。

“你们两位同学,考场严禁大声喧哗。作为本考场的监考老师,我宣布,取消你们俩本科目的考试成绩。如有不服,请找教务处处理!”

哥俩离得距离还挺远,双双站立,彼此对视一眼,竟都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诡异难懂的笑容,还举起双手向监考老师报以诚挚的感谢。

监考老师呆了半晌,很是纳闷,“这俩人怕是有病吧。”

殊不知,是监考老师猜不透哥俩的心思。

当哥俩不得已从网吧意犹未尽、悒悒不欢地再度回到考场,这一次俩人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苦等半个小时,当试卷发在手上,便立即签上大名,填上考号,然后就是一声猝不及防的呐喊。至于喊的是什么,谁也没注意听,但全都被震撼到了。

“你们俩给我出去!本次考试成绩,作废!”

哥俩再次向监考老师点头哈腰,甚至报以鞠躬九十度的致谢,随即忙不迭地离开考场。

那位监考老师起身走到哥俩的座位,拿起试卷那么一看,恨得是两眼冒火、三丹泄气、四肢颤栗,气得是五脏翻滚、六腑移位、七窍生烟。

心中暗骂:“这俩混蛋,压根就没在乎过成绩!”气愤的同时,亦不禁苦笑喟叹,“好好的脑筋,不用到正路上,可惜,可悲呀。”

后来,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们就都知道了哥俩应付考试的办法了。

再后来,他们没有继续上学,而是出外打工。由于哥俩什么技术也不会,什么知识也不懂,就只知道玩。没办法,只能跑去北京当保安。

北京不比家乡,消费成本本来就高,再加上保安工作工资的卑微,是很难满足他们的日常开销的。特别是大头的开销,因为他从小就挥霍惯了,冷不丁不让他挥霍了,那种手痒难耐的痛苦滋味,就跟瘾君子渴望毒品是一个性质。

没办法,大头只能到银行,或者到一些借贷公司借贷。先是借了一万,结果不到半个月就花光了。面对一天不下十遍的催债电话,他是愁眉不展,苦想无方,无奈之下,只能给远在家乡的父亲打电话,让父亲帮忙还钱。并心怀恐惧地说:“老爸啊老爸,你要是不帮我还钱的话,我就得进监狱啦。”

就这样,他爸在电话那头严厉地训斥了他一顿,但还是帮他把这一万块钱的窟窿给堵上了。

可他呢,顿感无债一身轻,之前的愁,之前的苦,之前的恐惧,全都随风吹散了。剩下的,还是继续享乐挥霍。

借贷公司也是瞧准了他家里有钱,毕竟说还一万就能还一万,虽然逾期了两天,可对他的信誉评价仍然是非常非常高的。于是乎,便大手一挥,借给他六万。

六万,不是个小数目,普通百姓一年可能都挣不到六万,可大头同志呢,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便把这六万块钱挥霍殆尽了。

吃了、喝了、玩了、用了,心情舒畅了,精神满足了,在和风吹拂的舒坦日子里,拍拍胸脯,振臂高呼——这才是生活啊。

可是,突然间,冷不防的一个电话令他如坠深渊,无论心情还是精神,通通降至冰点。

催债公司的电话就是有这种魔力,特别是像大头这样的人,他的家庭条件很好,并非纯粹意义上的“光脚一族”。也正是面对这样的人,借贷公司才敢于借钱给他,因为借贷公司看得很清楚,大头这种人会害怕,害怕被抓进监狱。

大头的确够害怕,所以他一连闷在被窝里想了好几天。管朋友借借吧?没有;跟借贷公司通融通融?不行。

几天下来,大头的脸上、脖颈,长满了闷头,不消说,定是上火上的。没办法,还得给家里人打电话,不能找老爸了,那么找谁好呢?想了半天,只能给爷爷打电话。

爷爷接过电话,本来很开心,因为这个大孙子从来不给自己打电话。但随后爷爷就不开心了,因为大孙子还是那个大孙子,平常不给自己打电话,啥时候没钱了才给自己打电话。

“六万”,从大头口中讲出来的如此简洁的两个字,差点儿没让爷爷背过气去。得亏爷爷是见过世面的,不一会儿就缓过来了,并愤怒地、痛苦地、龇牙咧嘴地、恨铁不成钢地在电话那头对大头厉声地、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可真是个好孙子。”

话虽严厉,情却无偿,既然孙子有难,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进监狱吧。爷爷只好痛心地把六万块钱打到大头的银行卡上,帮大头度过这次危机。

大头属于什么样人呢?有钱就花,没钱就要,工作挣的钱还不够平常吃喝用度的呢。一万,小事;六万,也是小事,家里有钱,不当回事,反正他们攒钱也是给我花的。

想到这里,大头的脸上又绽放出了那与保安制服扞格不入的富家公子的高贵派头。

诚然,借贷公司也给力,尽心尽力维护他的这种派头,不就是借钱吗?借。借多少?说个数。

大头没敢再多借,就一万块。可一万块够他花吗?够是够,但得看多长时间,三五天是够了;三五个月嘛,肯定不够。

果不其然,一个礼拜,正好是一万块钱的极限,然后又没了。大头没办法,还得找人掏钱,毕竟催债电话又响了,他怕一拖再拖,利息一涨再涨,更怕法院传票一到手,便要进监狱啦。

想到这里,他只好给他姐打电话。他姐从小就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是个什么货色,无奈全家就他一个男孩,父母老来得子,便对他倍加关切,倍加宠溺,结果就宠成这样了。

“你又借了多少钱?”姐姐问。

“这回不多,不多,就一万。”大头说。

“好吧,我跟你姐夫商量商量。”顿了一顿,“让你姐夫跟你说。”

“姐夫好。”大头的问候就是这么直白。其实他很少问候家人的,除了在缺钱的时候。

“大头啊,这钱呢,我们帮你还。不过我有言在先,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呢,也别跟咱爸咱妈说,更不可以跟爷爷说,听到没。我呢,这就把钱给你打过去。但你要记住,就这一次,下回再有这事儿,可别怪我不拿你当兄弟啊。”说完这话,姐夫便撂下了电话。

不一会儿,大头手中的手机短信声响了,一万块钱,汇款到账。

家里有钱就是好,大头再次度过了这次危机。但是,这次大头却显得很不高兴,倒不是因为姐夫那冰冷无情般的嘴脸,而是小胖货真价实的冰冷无情。

大头冷冷地面对跟自己住在同一个寝室的小胖,一句话也没说,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想说,他万万没想到小胖竟是这种人。

从小到大,大头每回玩乐挥霍,都带着小胖,而且小胖一分钱也不花,全都由大头消费。这一花,就是十来年。

可事到如今,俩人在一起干保安也半年多了,大头单方面大手大脚花钱,小胖那边则单方面大把大把攒钱。这一次自己又欠下一万块,既不敢跟父母说,更不敢跟爷爷说,寻思着小胖是自己的好哥们,好兄弟,好朋友,况且他也攒了不少钱,就张口管小胖借。然而令大头意想不到的是,小胖的回答却令自己无比绝望。

“我的钱是我的,凭什么借你。”

“我们不是朋友吗?”

“是朋友啊,没错啊。”

“既然是朋友,你先借我,然后我再还你,难道不行吗?”

“不行。”

“你摸摸你的良心,这么多年了,哪回不是我请你,现在兄弟我有困难了,你连钱都不肯借我。”大头面子上也挂不住了,话说得未免重了。

“请你明白,是你想花钱,不是我圈拢你让你花钱的。你乐意请我,那是你的事。我不借你钱,那是我的事。我说的有错吗?”

对此,大头只是心灰意懒地说了句,“你没错,你没错,都是我的错。行了,咱们呢,以后再也不是朋友,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说完这话,大头慢悠悠地拿出手机,不晓得在扒拉些什么。不大会儿工夫,大头手拿手机,放在小胖面前,说:“看清楚喽,关于你的东西,手机号,微信号,QQ号,我全删了。以后呢,各走各的。”

“各走各的就各走各的,谁怕谁呀。”小胖也上脾气了,逐将手机上关于大头的东西也给删个干净。

挨着的两张床铺,之前还是面对面躺着的两个人,从此刻开始,就变成背对背了。

原发性癫痫的症状表现是什么
治癫痫病医院哪家不错
成都有几家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