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荆州天气预报查询 >> 正文

【菊韵小说】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年关将至,大雪也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我出神的望着窗外,眼泪如窗外大片大片的雪花,瞬间模糊了双眼。

去年这个时候,全家人还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准备年货,爸爸骑上电动车,去街上买来鞭炮,对联,红枣,年糕,柿饼,馓子,麻花,还有瓜子,花生……妈妈早早的将过年要吃的腊鱼腊肉准备好,我和姐姐在房间里逗小布丁玩。小布丁是姐姐的孩子,才一岁,刚会说话的她就知道如何取悦大人了。

外公买了牛奶巧克力,还有旺仔,小布丁喜欢吃么?爸爸刚进屋,顶着一身的雪花,还来不及拍。小布丁张开稚嫩的双手,脆脆的喊道。外公抱抱,外公抱抱。

妈妈一边用毛巾拍打爸爸身上的雪花,一边说,出门也不知道带雨衣,你看弄的身上全是雪。爸爸嘴里还出着粗气,一颗门牙掉了,说话还有些露气。高兴地抱起小布丁说,这不是急着赶回来看看我的小布丁么?小布丁最可爱了。

爸爸有一头乌黑的秀发,头发微微有些卷,身材高大伟岸,一米八的身高,穿上姐姐给他买的黑色羊毛大衣,越发挺拔了。

妈妈说,爸爸年轻时候是一个美男子,那时候他们是自由恋爱,妈妈认识爸爸是在乡村的电影场上,两个人一见倾心,从此不离不弃。

爸爸后来承包了所在的工厂,有了钱后,给妈妈买了好多饰品,金的银的,玉的,都有。妈妈有一副好嗓子,小时候经常见到妈妈一边干活,一边快乐的唱歌,爸爸也在一边轻轻的合唱。一个唱高音部分,一个唱低音部分,真是绝美合唱。

每年的年夜饭一定是爸爸亲自张罗,年夜饭餐桌上必定少不了武昌鱼,只因妈妈喜爱吃武昌鱼。武昌鱼一定是要鲜活的,爸爸一定早早地起床,骑车去菜市场,选鲜活的武昌鱼,回家去膛, 去鳞洗净,在鱼身上滑几道口子,抹上盐,白酒,在鱼膛里放上姜,葱,腌制一小会。再上蒸锅蒸十来分钟,出锅后淋上汤料,剁椒,或豆鼓。而我和姐姐侧更喜欢吃糖醋排骨,糖醋排骨需选取新鲜的猪排,先腌制,下水煮八成熟,然后再下锅炸至金黄,炸好后还得下锅,将调制好的汤料倒入锅里小火收汁。爸爸按全家人的口味,全心全意在厨房热情的忙活,他和妈妈在厨房有说有笑。妈妈身材娇小,五官精致。只要爸爸在家,几乎不用妈妈做家务,她只需帮爸爸打打下手。

窗外的雪怎么越下越大,我用手擦了擦留到嘴角的眼泪。窗外一片洁白,从屋里望过去,不远的地方就是爸爸开垦的菜园,曾经一年四季绿莹莹的菜地,如今一片荒芜,整个冬天,通往菜园的路妈妈一次也没去过。路边有爸爸种的月季,栀子,剑兰,石榴,桂树,月季原本是一年四季全盛开的,大朵大朵红的热烈,娇艳,激情四射又不失端庄。在爸爸走后的,路旁的月季不知道被谁摘的一片狼藉。那是怎样的场景呢?至今想起来,仍然悲痛难忍,救护车一路呼啸而来,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昏死的爸爸抬上车,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救护车又将爸爸送回来了。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妈妈悲痛欲绝,不断的呼唤着爸爸的名字,家里远亲旧朋都来了,有叹息声,责备声,有安慰的声音,也有指桑骂槐的声音,各种声音不绝入耳,妈妈几次昏过去,醒来再接着哭。

听闻噩耗的时候,我还在遥远的深圳,回家来爸爸已经躺在棺木里了。

姐姐长得最像妈妈,身材娇小,面容清瘦。爸爸的丧事全靠她打点。姐姐按照族人的规矩,请道士为爸爸选取墓址,然后请本家的族人去挖好墓坑,道士选取吉日为爸爸做法事,这一天一定要大操大办,农村人讲究死者为大,如土为安。多年不走动的大伯如今是办丧事的主事,农村的丧事如今已经形成了一条龙,乐队,歌手,哭丧的,扎制花圈的,办流水席的厨师……

乐队在门前摆上巨大的舞台,一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在台上起劲的唱,都是时下的流行歌曲。姐姐私下找大伯说,唱的什么呀,不知道爸爸去了我们家里人难受么?

大伯说,农村都这样,越闹越好,不热闹人家说你们当子女的不孝顺。

流水席一桌一桌的开,来的人不论男女老少,一人给一小袋子,里面有烟,毛巾,香皂。道士用小楷写下所有到场人的名字,我和姐姐跪在棺木旁,给所有到场的亲人行礼,这是爸爸最后一天在家,明天就要去那片孤单的山坡,从此我们就阴阳两隔了。哭丧的妇女终于开始扯开嗓子哭了,刚才还说说笑笑的人现在也一脸悲容。

天麻麻亮,送葬的队伍出发了,最前面开路的人不断的撒买路钱。

大伯买来一大车鞭炮,烟花,所到的每一寸土地都要燃放鞭炮,小路,水沟,树林,山坡,离家越来越远了。

棺木缓缓的下移,一锹一锹的黄土覆盖在上面,道士在超度亡灵,烟花又一次燃放起来。

七日后,传说是死者灵魂回归的时候。那一天晚上,我们打开所有的窗户和门,目不转睛的看着屋外,一阵风吹来,叶子发出沙沙的声音,那是爸爸回来的声音吗?窗帘被风吹起,书被风吹开,妈妈的发髻被风吹乱,那是爸爸回家的了么?还有门前亲手种下的花与树,他的菜园,他真的回来了么?

世上的生与死,以及生命的轮回,和不可预知的突然灾难,谁又说的清?唯有承受。爸爸突然离去,最难受就是妈妈了。她还那么年轻,还不到五十岁,头发似乎一下子全白了。她卷起身子,头向里,身上盖着爸爸的一件黑大衣,我和姐姐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可以想想象,她一定很悲痛。

小布丁刚起床,嚷着要吃东西,说肚子饿了。我和姐姐面面相觑,妈妈不说话,谁也不敢说话。怕惹她不高兴,她又要哭。自从爸爸去了,姐姐就搬回家住,天天守着妈妈。对她说话也要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又要惹她伤心了。

小布丁又嚷着说,外公给小布丁买旺仔,买糖糖……

姐姐小声说:小布丁不要吵,妈妈去给你买。

小布丁不依不饶的嚷道:让姥爷买,让姥爷买……

姐姐瞬间泪流满面,声音哽咽着,小布丁,听话,妈妈去买,姥爷已经不在了。

姥爷去哪儿了?他还在那儿,顺着小布丁手指的方向,我和姐姐看去,那是爸爸的黑白照片,他依然望着我们微笑,缺了一颗门牙,说话还呼呼的露气……

姐姐抱起小布丁往屋外走,我也跟着往外走。明天就是大年初一,按农村的规矩,初一一大早,簇人都要上家里来祭拜逝者,自己家里人不吃,来的客人总要招待一下吧!

一出门,就看见大伯正徘徊在我家门口。大伯看见我和姐姐出来,大声的招呼道:美春,美芽,你们可算出来啦。大伯身上积落了一层厚厚的雪,他一定是在雪地里站的太久。他将身后三轮车里鱼,肉,鸡,以及一些过年的生活用品,一一从车里拿出来。

大伯早到了,怎么不进来呢?姐姐上前说。

大伯叹了口气说,那时候我和你爸爸分家,闹的不愉快,你妈妈一直不待见我,我怕进去了你妈妈又要不高兴了。你们把这些拿回去,准备准备,好好过个年,你们爸爸走了,你们可得好好活,你们爸爸在天上看着才会安心,好好照顾你妈妈,有什么需要再来找我。说完大伯的背影消失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

我和姐姐回到屋里,看见妈妈已经起来了。身上披的那件黑色大衣已经被她挂起来了。她身上穿了一件暗紫色羊绒大衣,配上她洁白的肌肤,真好看。

谁让你们拿回来的?谁要他的东西?

妈妈一边说一边坐下,泡了一杯茶。

姐姐有些紧张的看着妈妈说,年还得过,日子还得过,爸爸可是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我是说你们为啥要他买的东西,我们自己不会去买么?还要他来可怜我们,救济我们?

我小声说,大伯也是好意的,再说了,你们这么多年的隔阂,也该消除了。

真能的,还管起我来了?你们一个个的都行动起来,美春你去厨房准备过年要用的东西,美芽去街上买几斤面粉,顺便买瓜子,花生,和孩子们爱吃的糖,水果之类。对联,鞭炮。红灯笼这些咱家今年不能要,知道不?我自然知道,死人的家中三年不得贴挂这些喜庆的东西。

小布丁一听有好吃的,忙拉起我的手急着往外走,我笑着对妈妈说,买面粉是包饺子吗?晚上要吃饺子么?那武昌鱼,糖醋排骨还要么?

要,都要,快去,磨叽啥?妈妈笑着拍了我一下。

妈妈也开始忙活起来,她一旦忙活起来,脸上就起了一团红晕,肌肤白里透红,呈现出一种健康的颜色。她开始擦窗户,将天窗上聚了一年的灰尘用鸡毛掸子扫下,擦桌子,擦地板,换新床单,新被套……

等我带着小布丁回来的时候,妈妈已经不在家了,我急忙问在厨房忙活的姐姐,妈妈呢?

姐姐从厨房探出头,到处张望说:不知道呢?我一直在厨房忙,没注意。

她不会出事吧!我紧张起来。

是啊!她会去哪儿呢?姐姐也忐忑不安的说。咱们得分头出去找,妈妈可别做傻事啊,姐姐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自从爸爸走后,姐姐就一直寸步不离的守着妈妈,她就怕妈妈想不开。

姐姐抱起小布丁正要往外走,看见妈妈推开大门进来了。她头上飘满雪花,大概是走路走的急,脸上红扑扑。她一边取下围巾一边说,他那儿可真好。

妈妈你去山坡了?我看见妈妈脚上的黄泥。

是的,我去看你们爸爸。你们也不知道过年请他回家来,我去请他回家过年。妈妈脸上的一团红晕像一朵娇艳的玫瑰一样燃烧着。她低下头慢慢地喝了一口茶,缓缓地说,我们要像平时你们爸爸在家一样过年,一家人热热闹闹吃团圆饭。吃的用的都要准备好。晚上我们一家人吃饺子。妈妈站起来系上围裙,说,你们现在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们做。

我跟着妈妈进了厨房,小声说,你怎么找到爸爸的?你一次也没去过呀?

就跟我想的一样,我一眼就认出来,他哪儿可真是个好地方,向阳,又避风,还很敞亮。春天我还得去栽几棵树,种好多月季,桂树,将他住的地方也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你和爸爸说啥了?爸爸又和你说啥了?

我说孩子孩子们想他了,让他回家过年。他让我照顾好你们。她垂下眼睑轻轻低声说。她又开始忙活起来,将武昌鱼开膛,去鳞,腌制……将排骨洗净,下锅煮……

我看着妈妈脸上的那团红晕,觉得她和爸爸之间的感情是多么深厚,那积攒多年的感情一定会像盛开的月季一样永远鲜艳。

治癫痫药方有哪些呢
集佳牌桂芍镇痫片昆
癫痫患者的心理护理法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