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江苏生猪价格走势 >> 正文

【江南乡】你的脑袋是石头做的(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县畜牧局局长朱西友来到烤鸭店16号雅间,见客人还没到,便叫服务员沏上茶,自己点上烟,迈着方步走来踱去。今天他请的是自己的老同学邵晓静。这邵晓静现今可不是简单人物,是清水县的县委组织部部长,这星期刚从唐平县调过来。请她来,一来是叙叙旧,二来是汇报汇报自己的想法,请老同学指点指点。俗话说: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要密切联系领导,表扬与自我表扬相结合才能进步嘛!想当年,她在班上是学习委员,自己是文体委员。这丫头片子,如今……

朱西友正眯着眼抚今追昔,门响了,进来的是科山乡乡长牛永贵。朱西友问:“哎,牛乡长,今儿你也在这吃啊?”牛永贵回答“是。”朱西友又问:“你在哪屋啊?”牛永贵说:“就这儿。”朱西友心里一惊问:“是邵部长叫你来的?”牛永贵一愣:“啊,点菜吧。一会儿人就来了。”朱西友说:“好,好。”他一边点菜还一边问:“你啥时候认识的邵部长?没看出来你小子有根啊。”服务员把菜端上来,朱西友说:“这么早上菜,不都凉了,邵部长还没到呢。”牛永贵一击掌,不知从哪窜出六七个老乡来。牛永贵说:“别客气,该吃吃,该喝喝,今天是朱局长请客。”朱西友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哎,老牛,你这是唱的那出戏啊,干嘛呀,搅局呀!”牛永贵说:“你还装什么蒜。这几个都是养殖海狸鼠的大户,你们把种卖给人家,把钱一收走了,现在海狸鼠都养成精了你们不管了,不是说好供种回收成鼠吗?这不是坑人吗,弄得人家倾家荡产了。没出吃饭了,不吃你吃谁呀?”朱西友说:“我也是按上边的精神办,为农民找条脱贫致富的路子嘛,没想到这好心办成了坏事。我也是受害者,我找谁说理去呀!”牛永贵说:“既然是上边让你干的,你就找上边去呀。”朱西友说:“兄弟,今天情况特殊,明天,明天咱办公室谈。”牛永贵说:“他们到县城找你多少趟了,二十多里地呀,来一趟不容易,你不是不答复吗?今天就开始吃大户了。”朱西友说:“今天真有事,明天一准答复你。再说咱们都是干部,跟着老百姓起啥哄啊,注意点儿形象。”牛永贵说:“坑老百姓你是啥形象?”朱西友一摆手,说:“行,行,让他们先回去,明天办还不行吗?”牛永贵对老乡们说:“你们说,朱局长明天办行不行?”农民常青说:“他说话不算数。”另一个说:“我们到局里找他几次,他连门都不让俺们进。”常青说:“乡长,俺们信不过他,让他立字据。”牛永贵说:“看看,乡亲们不答应。要不现在咱就写个字据,立字为证。”朱西友说:“明天,一会儿邵部长就来了。”牛永贵说:“这不正好,了解了解你干的那些事儿嘛!”说着夹了一口菜:“嗯,味不错,吃饭香不香在第一口,看人好不好在第一眼。哎,告诉你吧,邵部长今天不来了,不信你打个电话问问。”朱西友说:“真的?”牛永贵说:“我哄你干嘛?放心办公吧。”常青递过纸和笔,朱西友很快写完交给牛永贵。牛永贵招呼大家说:“快吃几口,邵部长马上就来了,咱也得给人家个台阶下。快点儿,吃不了的兜着走。”老乡们把菜打了包拎着出了门,朱西友望着满桌子的空盘子,骂了声:“混蛋!”牛永贵扭过身来说:“我说你真是搞牲口的,咋这么驴呢!还骂人。告诉你,一天问题不解决我就带着他们吃你这个大户。”朱西友说:“一个破乡长,真盛不下你了。整天跟啥人混在一起,有病啊?”牛永贵说:“是,我有病,精神病。”朱西友说:“干嘛,你那么凶,想吃了我呀?”牛永贵说:“哟,对不住您啦。”说完转身走了。

县城建局局长于成禄中午和几个包工头喝了一肚子啤酒,进了办公楼就往厕所跑。一推厕所的门没有推开,哎,又一用力还是没推开,急的他喊道:“谁在里头呢,孩子生出来了吧?快点儿,憋死我啦。”“这是谁家的水坑没水了,憋得蛤蟆乱叫呢。”于成禄闻声一回头,牛永贵带着几个民工围过来。于成禄说:“哟,牛大乡长,先帮把手,把门给我弄开。”牛永贵说:“你在我们乡建蓄电池厂,工人的工钱还没给呢,欠了有两年了吧?”于成禄说:“工程不是建了半截又下马了吗,你们还落个厂房呢。”牛永贵说:“占了我们的地,扔下一堆破厂房,能当饭吃啊?”于成禄捂着肚子:“回头再说,憋死我了,快把门打开,要不我上后院尿去。”一个民工挡住他,于成禄一瞪眼:“哎,穷疯了,找我要钱,我找谁去?”“你用的工,你不付钱谁付?”于成禄说:“有本事你告我去呀,我于成禄怕谁呀?告我,我才出了大名呢。”牛永贵说:“于胖子,你别脱裤子撅腚——冒充大瓣蒜。今天你不答应,非憋死你不可。不信你试试。”说着,嘴唇一拢吹起口哨来。于成禄说:“牛哥,牛大乡长,我可要尿裤子了,咱尿完解决,尿完解决。”牛永贵说:“说话算数?”于成禄说:“算,算,谁不算谁是那个。”牛永贵说:“你听好了,这一……”于成禄说:“别一了,快点儿吧,憋死了你得偿命。”厕所门开了,于成禄冲进去,立刻传来水龙头放水的声音。牛永贵说:“慢点儿,别冲坏了垄沟。”大伙都捂着嘴笑了。

牛永贵回到乡办公室,常青他们随后来了。原来,朱西友躲起来了,补偿金根本没兑现。不一会儿,民工们也来了,于成禄也没兑现,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体谅一下眼前的困难;还说,你们叫牛乡长出面也不行,城建的事轮不着他管,他管不了我。牛永贵说:“管不了你,我管你娘。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本乡长自有良方妙策,过上几日再作计较。”人们都走后,牛永贵叫来田旺、张强和兰如吩咐道:“朱西友的媳妇就在咱们乡中学教书。组织一下,臭她。”田旺问:“咋臭?”牛永贵说:“这是你发挥的事儿啦,明白吗?”又对兰如、张强说:“于胖子他娘就在咱乡,咋办,你俩商量着,讲清政策,让她劝她那混蛋儿子趁早投降,争取宽大处理,告诉她,我们优待俘虏哦。好,分头行动吧。”

没过几天,县长李世祥把牛永贵招进他的办公室,给他端上茶,点上一支烟,说:“知道叫你来干什么吗?”牛永贵说:“肯定是好事呗。”李县长说:“好事,你干的好事,吃大户,堵茅房,臭人家媳妇,围人家娘。用对付鬼子的那一套来对付自己的同志,朱局长、于局长被你搅得没法儿正常工作。有问题可以摆在桌面上说嘛,动不动就用那些土八路的战术。”牛永贵说:“这不是咱这的老传统吗!当年这地道战、地雷战、破袭战、麻雀战,还有平原游击队,都发生在咱们这一带。”李县长说:“那是抗日,对同志出现问题要逐级反映,要团结,要保持稳定。至于怎么化解矛盾嘛,不要让群众跟干部对立起来,要注意情绪。啊?”牛永贵说:“要不是怕激化矛盾,我早带着群众去上访了。为什么出了问题总要先做群众的工作,让他们理解我们。难道我们就没有责任吗?打了人家还让人家叫好,这理怕说不通。”李县长说:“让我怎么说你,你怎么总是把自己混同于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呢?”牛永贵说:“老百姓怎么啦,难道我们不是来自老百姓吗?”李县长说:“你有觉悟、有立场、有水平,党又培养教育你这么多年,也是一方领导嘛!要有原则,要讲政治。”牛永贵说:“反正坑人要赔偿,欠债得还钱。老乡们一趟一趟的跑,不但不给人家解决问题,还给人家脸色看,给人家白眼。我作为一乡之长,能给他们出出面,他们就千恩万谢的啦。想想我都觉得脸红,我们本来就是为他们服务的,是人民公仆,是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代表,这才是最大的政治。”李县长说:“好,好,这个事情先放一放,都冷静一下。永贵呀,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明天市电视台要到你们乡采访一下奶牛基地建设的情况,你还要讲啊,代表县领导去讲,回去打扮打扮,要上镜头的,代表着咱县的形象啊。好了,我还有个会,先到这儿吧。”

第二天,市电视台的记者来到莘庄奶牛基地,拍了几个镜头后,叫牛永贵站在摄像机前进行现场采访。张强递过来一页事先写好的稿子,让牛永贵面对镜头背台词。牛永贵一看说:“不行,这出入太大,现在基地只有五六百头牛,咋说是一千多头呢。功能设施完备,这不有的设备还没装呢吗,还有……”电视台编导说:“这是为了显示出规模,显示出全县的工作成绩,你就别较真了。”牛永贵不管,实事求是地讲了情况,最后还加了一句“基地还在建设中。”电视编导说:“你倒挺会圆,将就着吧。”下一个镜头是表现乡干部同农民一起青贮饲料的劳动场面。牛永贵说:“不行,我们根本就没带他们干活,再说,青贮都完了,封了膜,压了土了。”编导说:“那就再挑开,拍完了再盖上。”牛永贵说:“不行,现在饲料已经开始发酵了,挑开,不是破坏吗?再说假的咱不能拍。”张强说:“乡长,这不表现你和群众的关系吗,假点儿怕啥?”牛永贵说:“不行,啥事要讲诚信,哎,我说导演,拍一个和农民谈心的镜头不也一样吗?”编导说:“不如一起干活生动感人。不过,秃子当和尚,只能这样了,依你。”

和牛永贵同在县政府办公室干过的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新,把牛永贵约到一家小饭馆。几杯酒过后,责问牛永贵:“你这么干又何必呢?”牛永贵叹了口气说:“我这是为民请命。”刘新说:“别来封建社会那一套,现在都啥年代了?你呀,让你跟群众打成一片,你还真跟他们坐一条板凳了。你的立场站在哪一边了?”牛永贵说:“当然是老百姓一边了。一条板凳我还没坐稳呢,咱们玩花架子骗老百姓行吗?你别忘了老百姓是水,八路军是鱼,鱼离得开水吗,没有老百姓我们能打胜仗吗?有人说老百姓可恶,老百姓可恨,要叫我说,老百姓可怜,老百姓可爱。谁有事没事的都欺负老百姓。我要是不冷静,早发动老百姓起义了。”刘新说:“行了,你就是不会夹着尾巴做人。”牛永贵说:“我又不是狐狸干嘛夹着尾巴?”刘新说:“你呀,啥事都想标新立异,显得比领导有能耐,弄得领导没面子。”牛永贵说:“要说标新立异说明咱脑瓜聪明,比领导有能耐说明咱水平高,不信让领导跟我换换。都啥年代了,时代需要开拓型、创新型的干部。还武大郎开店,比他高的不要,社会咋进步?比如我兴建奶牛基地的时候,百姓真拥护,干部泼冷水,顶着多大的压力呀?咱就是干,看准了这是条能让老百姓发家致富的道儿。”刘新说:“还说哪,奶牛基地的事你就不会说是群众的智慧,领导的英明决策,你非要说是自己的创意,还嘲笑领导。你呀,军人的不是,战术的不懂。你别看领导表面不说啥,很宽厚地微笑,其实呢,心里恨得直咬牙根子。让领导咬牙,还有你小子的好果子吃吗?”牛永贵说:“那么严重,我好怕呀!”刘新说:“还闹,给你提个醒,别年终考核的时候把你撸喽。”牛永贵说:“你还别说,这年终一考核,兴许又一个焦裕禄诞生了。”

牛永贵为养牛户找牛源在外边跑了几天。车子沿着公路往回赶,路过苗庄的时候,看到路边站满了老乡,就叫司机小张把车子停下来。走到近前,几个妇女蹲在地边抹眼泪,副乡长张强满手泥土的走过来。牛永贵问:“咋回事?”张强说:“过两天有领导要来考察,要看路边工程。那边不是咱的蔬菜基地吗?为了让领导一览无余,靠近路边的这几亩高秆作物要清除掉。这不,我正带人拔呢。”牛永贵看着马上就要秀穗儿的玉米,被连根拔下扔在路边,心疼不已,猛地大声喊道:“都停下!”干部、群众都看着牛永贵。张强说:“乡长,明天县里还要检查呢。”牛永贵指着张强说:“你,你家是农民还没出三辈儿吧?”张强说:“我父母现在还在村里,一辈儿都没出。”牛永贵的声音带着颤抖:“你家,你父母都是农民,怎么不知道珍惜他们的血汗?土里刨食啊!衣食父母啊!你们口口声声讲要心系天下百姓,称自己是人民公仆,事实上却是人民的老爷!人民的主宰!为了让领导一览无余,就往父母身上戳刀子,端起碗来吃肉,撂下饭碗骂娘,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同志们,以心换心,将心比心,我们这样做对得起养育我们的衣食父母吗?”村民刘大贵说:“乡长,你别为难,你的心意我们领了,别为了这事儿让上边怪罪您。拔吧!”牛永贵说:“怕我丢了乌纱帽是吧?丢就丢,只要不坏良心。”大贵说:“别,千万不能丢。”牛永贵说:“为啥?”大贵说:“乡亲们不能没有你呀!”牛永贵笑了:“唉,我这顶乌纱你拿着放大镜才能找的着。同志们,我说过这好人难当,也要当好人;这好事难做,也一定要做好事。走,大家回去吧。”张强说:“这咋向县里交代呀?”牛永贵说:“你的脑袋是石头做的?插个牌子不就行了,写上:高秆作物试验基地,换心1号。拔出来的玉米也别动,让领导看看一览无余。”

郑州哪里治疗癫痫更好
西安癫痫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样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