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怀孕后同房 >> 正文

【菊韵小说】孤城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她看着前面推着购物车迎面走过来的他,愣在了那里,当他发现眼前的她时,起初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便淡然了。

“你好吗?”他问。

她点点头。

岁月经年,他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一件简单的短袖,一条牛仔短裤,脚上依旧趿拉着双凉拖——这就是当年他称之为绝配的搭配。

“晞,今晚我们吃什么?”一个女人从货架那边绕过来,径直走到他身边,查看着购物车里的食物。

她打量着眼前的女人,长发过肩,一袭红色连衣裙,一双高跟鞋显的腿又长又细。可能意识到什么,那个女人抬起头,朝她望过来,她们相视一笑后,那个女人转头朝他说了几句什么,就走了。

“她很美!”她对他说。

“嗯,是很……”他说了一半,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望着她,欲言又止。

两个人沉默着,都没有说话。

“还得回家给孩子做饭,就先走了。”她率先打破尴尬的局面,随后又不等他回答,朝他晃了晃身旁儿子的手,算作告别。

“嗯,再见!”在她转身后,他说。

她牵着儿子的手,提着购物篮,结完账,走出超市。

一路上,她心里翻江倒海,这一切都让她太意外了,没想到时隔三年多的再见,会是在超市。韶光易逝,她已由一个花季少女让生活变成一个只知柴米油盐的少妇,一件衬衣,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一双帆布鞋,头发随意的扎着,不修边幅。再次的相见,他们却都有了各自的家庭。

回到家,她就开始做饭。

“啊!”一出厨房门,她看到儿子在客厅墙上的各种“涂鸦”时大叫了一声。她顿时把抹布往地上一扔,气急败坏的冲到儿子身边,一把拉起坐在地上玩彩笔的儿子,脱掉裤子,便打。

“啪——啪——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接着便是儿子哇哇大哭的声音。

“还听不听话?”她一边打一边吼。

“听??????哇哇??????听”儿子边哭边说,还用小手捂着屁股。

“砰砰”敲门声响起。

“娟儿,有你这样打孩子的嘛!”婆婆在外面生气地喊。

“坐到沙发上,不许动!”她命令道,儿子抽泣着坐在沙发上,泪汪汪的看着她。

她走去打开门,笑着说:“妈,今天怎么过来了?”

婆婆也不答应,气冲冲的走过她身边,一径朝孙子走去,把带来的蔬菜瓜果一股脑儿朝桌上一放,便一把搂过孙子,看着孙子屁股上红红的巴掌印,哽咽着说:“大志就留下这么一根独苗,你不心疼我们心疼呐”。

儿子一见奶奶来了,由抽泣顿时又变为大哭。

她默默走进厨房,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她何尝不心疼了?自从丈夫丢下他们母子俩,他们便相依为命,早上送完儿子再赶去上班,下班后又赶去接儿子,曾经婆婆实在看不过,说要帮忙带孩子,她死活不同意,她知道公公腿不好,家里还得靠婆婆照顾呢。

“妈,来吃苹果。”她走到沙发边坐下。

“娟儿,不是妈说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这脾气?”

“妈,这几年,你又不是不知道,呵呵,真改不了。”

“哎,以前大志在的时候,天天跟你说,这脾气也没见改,大志??????”一说到两年前去世的儿子,婆婆老泪纵横。

“妈,又提这些干什么?”

婆婆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小方巾,擦了擦眼泪,转头对孙子说:“今天去奶奶家,好不好?”

“好好”儿子想都没想连忙答道。

“妈,还没吃饭吧,我再去炒几个菜。”说完起身。

“我买了些新鲜猪肉,炒上吧,孙子爱吃。”

吃过饭后,婆婆陪她说了会儿话,便让她装了些儿子穿的衣服,说要赶车回去,这时儿子却怎么都不肯跟奶奶走,紧紧地抱着她的腿。

“以前还能带几天,现在越大越带不走了。”婆婆无奈的说。

“妈,要是想孙子了,打个电话,我找个时间就送他过来,不用亲自跑来,家里也还需要您照顾。”

“哎,也行。”婆婆看着孙子,满眼疼爱。

“妈,我去送送您吧。”

途中,婆婆突然拉住她的手,对她说:“工作如果太忙,就把孩子送我那里去吧,看你累的这两黑眼圈??????哎!”婆婆叹了一声,没有说下去。

“嗯,知道呢,妈,你放心!”

婆婆上车时,她飞快的从口袋中拿出三百块钱,塞进婆婆手中,叮嘱着:“妈,你和爸想吃什么就买,不用惦念我们。”

直到汽车过了转角,她才牵着儿子回家。

“妈妈,抱”儿子伸出双手,撒娇。

她笑笑,弯腰,双手抱起儿子,逗着他,一路回到家。

晚上,给儿子洗完澡,又给儿子清洗衣服,回到卧室的时候,儿子已经睡着了,她轻轻地爬上床,躺下来,听着儿子均匀的呼吸声,望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睡意全无,超市的那一幕,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和他初识于大学,毕业后,一起找工作,一起面试,他陪她逛街,陪她买衣服,日子过得很温馨,就在他们分手的前一天,他们还牵着手一起逛饰品店。

“老板娘,你们这里有没有——”她问。

“自己找!”老板娘打断她,不耐烦的说。

她和他进入店里,仔细的找寻着。

“老板娘,这个怎么卖?”她朝老板娘摇了摇手中的饰品。

“上面有价,自己看!”老板娘看都不看她,只一心盯着电脑屏幕。

“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价,还问你!”她冒火了,朝着老板娘大喊道。

老板娘没料到她会如此,愣了一下后马上抬起头,朝她说:“喂!你买不买,不买就赶紧走。”

“你他妈的,是怎么说话的!”他破口大骂。

“你就一卖东西的,你还当你是谁,非得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等老板娘回答,他又吼道。

“喂,你怎么能骂人呢,你——”老板娘站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说。

“怎么呢,是你先不尊重我们。”他抢道。

“想要我们尊重你,那你起码得学会先尊重别人,我看你是还没学会怎么做人吧!”她讽刺道。

“是的!”旁边围观的人也跟着起哄,附和着。

“你们给我滚,我不卖行了吧!”

“今儿我们还非买,偏不走,你能怎么了?”她气冲冲地说。

老板娘势单力薄,脸涨得通红,竟呜呜咽咽哭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有隔壁店主跑来劝说的。

“哎,姑娘,不要吵了,她就那脾气,有什么得罪之处,我代为赔罪,你们就结账算了吧,她一个人也不容易,就是那脾气差点,大家都退一步吧。”大嫂诚恳的说。

“你们赶紧给钱,走!”老板娘直直地往凳子上一坐,头一偏,看也不看他们。

“呵呵,现在我还不想买了!”笑里藏刀,瞪了一眼老板娘后,她拉着他就走。

这时华灯初上,他们一起游荡在大街上。

“哟,有当泼妇的潜质,不错不错!”他调侃道

“你也不赖啊,咱们彼此彼此。”

“那是,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说了一半,他瞪了她一眼。

“哈哈哈——”她笑得直不起腰来。

想到这的时候,她脸上浮现了一个浅浅的笑容,随即又消失了,因为第二天,他们就因为一件事而分手了,两个人吵得很凶,或许是年轻气盛,或许是彼此性格太倔强,彼此都不肯让步,从那以后,他们便没有再联系,人生中,他们就这样擦肩而过了。曾经她以为,他就是她的一辈子,到头来却是梦一场。

她一个人离开了那座城市,回到故乡,她再也经不起这样的痛楚了,渐渐地渴望安定的生活,不久就在亲人的介绍下,与大志结了婚,大志是个质朴憨厚的人,对她比对自己的还要好,他有一手好厨艺,天天变着法做她喜欢吃的菜。每天和他过着平淡的日子,她发现这样也挺好,平平淡淡,细水长流。曾经,她又以为那会是一辈子,但是随着丈夫的离去,梦又碎了。

那一天,她肝肠寸断,抱着病床上冰冷的大志哭了很久很久,别人拉她,她反而抓的更紧,最后几个人只得强拉硬拽,装殓大志,而她不吃不喝,眼睛红肿无神,蓬头垢面,如疯子般。

“哇哇——哇”在嘈杂的大堂里,她仿佛听到了儿子的哭声,那枯涩的眼睛顿时亮起来,她穿过大堂,看着婆婆手中嗷嗷待哺的儿子,她走过去从婆婆手中轻轻抱起孩子,一心给儿子喂奶,看着儿子在怀中安睡,她第一次在大志走后笑了。

她一个人含辛茹苦拉扯大孩子,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单位,托儿所,家。忙忙碌碌,却也快乐,那些青春年少关于爱的萌动,被现实渐渐扼杀,尘封在回忆里。

当她多年不见的大学朋友风尘仆仆过来,看到她憔悴的脸、单薄瘦小的身子时而落了泪。

“找个人嫁了吧,人生还有几十年。”朋友真诚地看着她说。

“呵,这样,也挺好的!”

“你这样也是好吗?”朋友吼道,接着说:“是你再也没有勇气接受一段新感情,所以你宁愿不去想,所以你顺其自然,还是你一直就忘不了他——你从来就没有努力争取过你自己的幸福!”

那一次,她听着朋友的话,泪瞬间决堤。

想到这的时候,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到枕间,这一晚,她想了很多很多,最后感觉到头很疼很疼,她揉揉额角,翻了个身,蜷曲着双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她带着儿子来到菜市场。

“西红柿多少钱一斤?”她问。

“三块五”

“又涨了五角啊!”

“这几天正缺货了”

“便宜点,三块一斤?”

大娘一听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本都赚不回来呐!”

“大娘,你看我都是老顾客了,就六元钱卖我两斤吧。”

大娘想了想,便说道:“哎,想到你也是老顾客了,就卖你两斤!”

“谢谢大娘”

“下次还来照顾我生意啊!”

“好的”

买完西红柿,她又买了些蒜,来到水产区,想到儿子,便狠下心买条鱼,选了条较小的,结完帐,提着鱼就往家赶。

“赖大妈,赖大伯!”她朝小区门边水果摊的两人叫道。

“娟儿,哟,小家伙也在啊”

“爷爷,奶奶!”

赖大伯高兴地抱起儿子,赖大妈拿出塑料袋说要给儿子装几个苹果,她连忙阻止了,说:“留着您自己卖,昨天婆婆送了些,我今天还特地给他买了条鱼呢。”他们两老在小区门口摆水果摊,靠卖些水果为生,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相濡以沫。

“小家伙有口福了!来我看看”大妈说。

她把鱼递给大妈,大妈看了看袋中的鱼,习惯性的随手往秤上一放,说:“两斤六两呢!”

她一听愣了,便往秤上一看,分明是两斤六两!

“大妈,大伯,帮我看一下孩子,我去去就来。”她提着鱼便冲了出去。

“娟儿,娟儿,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大妈在后面喊着。

冲进菜市场水产区,把鱼朝老板的案板上一扔,顿时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一愣,不知所以,正欲说话,她又说:“这鱼明明只有两斤六两!”

老板一听,顿时笑着劝道:“你消消气,我再称给你看看。”大有一副这种事见多不怪的架势。

“称什么称,你的称有问题!”她冷冷的哼道。

“话可不能乱讲,我做了这么多年水产生意,可算是老店面了,你不能坏我名声啊。”老板继续微笑着劝说着。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看着事态的发展。

“那既然这样,用别人的称再来给你称称,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是我们称有问题,我给你退钱。”

“好!”算他还讲理,她心里想。

老板把鱼随便放在一个称上,“三斤!”老板大声的说。

她一听,顿时傻了,于是她自己提着鱼又在旁边试了几个称,“三斤”、“两斤九两”、“三斤”,就在她反复称的时候,老板理直气壮地翻脸了:“我看你是来找茬的吧!”

“你自己心里清楚”她说,赖大妈的水果摊可是出了名的,从不缺斤短两。

“这泼妇真不要脸!”旁边围观的人看不下去了,开始指着她议论纷纷。

“大家都是看到的,你今天来我这闹,我好言相劝,你竟然还不识趣。”

“你们的称都有问题,合起火来骗我们。”

“喂,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旁边的几家店一听不乐意了。

“你们欺骗人还有理了!”一瞬间,七嘴八舌,她的声音被淹没其中,显得那么弱。

这时候,站在她后面的一个大嫂推了她一把,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转过身就欲朝那大嫂扑去,这时,一双大而有力的手拉住了她。

“安静!”一声大吼,所以的人安静下来了,都看着这个突然冲进来的男人。

她转过头,又看见了他,那个此刻紧紧拉住她的男人。

“这事到底怎么样,你们心里清楚,要么你们现在退钱,要么我们投诉。”这时,他走向那个老板,和那个老板又说了些什么。

人渐渐散去,唯独她,呆呆的站在原地。

“没事吧?”他拿着钱递给她。

她抽出他手中的钱,转身就走,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人据理力争的时候,她都没哭,可这时候,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或许,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这么狼狈。

走了一会,她放慢了脚步,用衣袖擦了擦眼泪,她不想让儿子看到。

“好点了吗?”他跑上前,与她并肩而走。

她看了看他,没说话,继续朝前走。

“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多忍忍吧,脾气该改改了。”

她正想反驳,他又说道:“你一个人,如果再遇到像今天这样的事,就不安全,幸好我买菜路过呢。”

几句话,听得出来,多么真诚。

“谢谢,你——你妻子还在家等你买菜做饭吧,耽误你时间了。”她微笑着朝他说道。

“哦”

“再见,谢谢!”她转身,提着鱼越走越远。

晚上,又在辗转反侧中失眠,不知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早上被闹钟闹醒的时候,感觉全身乏力。一大早,送完儿子,就往单位赶,单位里来了个新同事,正是在超市里见过的他的妻子,她叫兰。

兰刚来,很多都不熟悉,或许由于在超市见过,又或许是因为都认识他的缘故,所以和她走得很近,她是这样想的。而她和兰相处的日子里,发现她不仅外表美丽,更难得的是有好脾气,不像她那么急躁、冲动。她们谈很多很多,却唯独不谈他,兰不提,她更不会提。

每天下班时,他都会去单位接她,兰非得拉着她一起走,每次见面时,她和他都没有说过话,只是朝对方笑笑。

兰就真的不介意她和他的曾经吗?她在心里反复的想,最终只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是她,她会介意的。

“娟儿,今晚有空吗?我想找你谈谈。”一遍遍看着兰发来的短信,她不知道兰会说什么,是关于他吗?兰是介意他们的曾经吗?她在心里一遍遍问自己,望了窗外夕阳,看着它一点一点沉下去,她忽然觉得心里宁静了,该来的还是躲不掉,她回:有。

晚上,她如约而至去了那家咖啡厅。

兰说:“娟儿,其实我在三年前就认识你。”

她听后微微一愣。

兰接着说:“在你回到故乡时,他随后赶来,得到的却是你即将要结婚的消息,他一个人在房间待了一天之后,出来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是‘她结婚了,我祝福她!’,随后他在这里找了一份工作,每天把自己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偶尔我们出去看到你,他说‘她幸福就好!’,当得知你丈夫去世的时候,他跑去看到一脸憔悴、精神恍惚的你,一个人神情黯然的回来了,他说‘默默守护就好’!心里的城,他一直默默的守着,为你。”

出来的时候,她禁不住失声痛哭,这么多年,自以为建得很坚固的堡垒,顷刻间便轰然倒塌了。

西宁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
青春期癫痫治疗方式
癫痫病到哪个医院看好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