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财神电视剧 >> 正文

【柳岸】邻居(小说)_1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张老三和刘老四是十里堡大队门挨门的邻居。

张老三五十多岁,长的粗粗壮壮,黝黑的皮肤,个儿不高,话也不多。就是私心重,家里的狗跑外面拉泡屎,也要捡回来。还把狗叫来训一顿:

“家粪不肥外人田。你要再跑到别人地里拉,我就不要你了!”这狗也太通人性。叫了一声,摇着尾巴跑了。从此屋门口每天都有一摊狗屎。

张老三有一个儿子叫张柱子,年方十八。柱子上面有个姐已出嫁。下面有个妹妹十五岁。柱子娘有腰疼病。犯起病来,直不起腰。

刘老四比张老三小一岁。瘦高个,略有驮背。一对小眼睛总是眯着,像睁不开似的。有一个儿子叫刘石头,也是十八岁。有一个闺女十三岁。老伴相对年轻,手脚还麻利。

两家人种地为生,和睦相处。从未吵过嘴。

这年夏天,一场狂风暴雨把张老三家堂屋顶掀去一角。漏了三天。邻人说:

“三叔,你这房住了几辈人也够本了,恁不拆旧盖新的?”老三笑着说:

“有想法,这不正让柱子向大队写申请呢!”

“好,等盖新房言声,我来给三叔帮个手脚。”邻人讨好地说。

“那感情好,等起新房时,还真离不开你们这些年轻人。”老三顺水推舟地说。

这场暴风雨也没让老四家安静了。堂屋的后墙裂了缝,眼看要倒似的。吓的一家人搬出去住了几天,看看没事就又搬回来了。老四也让石头向大队写了申请,拆旧盖新。

这一天老三见了老四,问:

“他四叔,你家房啥时动工?”

“哎,这不,昨天才让石头把申请送上去,一批下来就动呗!石头眼看要娶媳妇了,趁这机会也给他起几间西方。”

“他四叔说的是,俺家柱子和你家石头同年同月生的,是得考虑婚事了。房子是必须的!”

“咱是老邻居了,一块起,一块新新也好!”老四说着哈哈笑开了。

不久,两家的盖房手续批下来了。张老三家底厚,筹备的快些,选了个黄道吉日,找来工匠和帮手,悬灯结彩连夜干起来了。

天刚亮,这墙就起了一米多高,刘老四羡慕的直咋嘴,跑前跑后的看。还没来及向老三道喜祝贺,眉头就皱起来了。原本一张笑脸拉了下来。嘴里不住地说:

“不对呀,三哥,这不对呀?”施工的人见老四这个样,知道有了问题,谁也不吭,只管干活。

老四绷着脸,走到老三临时住的窝棚里问道:

“三哥,房地基你咋向我这边移了这么多?”

“谁说的?你量了?”

“还用量,一看就知道流水沟窄了。流水沟是上辈留下来共有的地,为什么到你这要改了呢?”老四很生气。一对小眼睛使劲睁着。怒目直射老三。正吵着张柱子来了。

“四叔,俺家向外移了10公分。怎么着?你想移等你家起房时也移呀!”

“小柱子,你咋这样说?都移了,水流不及把山墙泡了咋办?墙有问题了,人进不去修咋办?为这10公分你们就改了老规矩?大队批准你们移了吗?”

“这是俺家的房,怎么盖,俺说了算,大队算个屁!”柱子不干不净地说。

刘石头刚起来就听爹和柱子家吵起来,知道出事了,赶紧跑来说:

“柱子,咱是多年的老邻居了,拆旧盖新也得按规矩来,你把大队审批的盖房手续拿来看看!”

“你算老几?俺家盖房,你看什么看!”柱子出言不逊,顶了刘石头。

刘石头气懵了,拤着腰,瞪着眼吼道: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你给谁耍老子?”

“给你,怎么着?”张柱子红着脸叉着腿,强硬的顶着刘石头。

话没落,刘石头上去就是一脚,把柱子踢翻在地。随压在身上劈头盖脸地打起来。

老三,老四和干活的人忙过来拉架。柱子起来顺手拿个棍子,朝刘石头打来,刘石头一躲,一下打在刘老四身上。老四哎呀一声倒地。

这下可惹怒了刘石头,上去拳打脚踢把柱子又压在地上打了一顿。柱子像猪一样嚎叫着。

刘老四头流了血,疼的直叫。干活的人和石头赶紧过去抱起老四捂着头放到运砖的三轮车上,向乡医院奔去。

不知谁把大队支书叫来了,支书问了情况,又看了现场后说:

“张老三,你把大队批的手续拿来!”

“不知放哪里了。”老三耍赖说。

“不知道?你揣着明白装糊涂。大队批的很清楚,在原地基上起房,你为什么扩建?反了你了?立即停工!怎么盖的怎么拆。罚款三百元”。

“凭什么罚300元?不就是10公分的地方吗?”柱子哭着叫喊。

“一公分也不行!都像你们这样胡来,不就乱套了?”

说完,支书找到工头,命令似地说,把新砌的墙和地基扒掉恢复原状。没大队的命令不准复工。谁胆敢不听立即让乡里公安把你们都扣起来。说吧背着手,气哼哼的走了。

不一会民兵连长和治安主任来了,找到老三说:

“张老三,你不是没有批准证书吗?我这有存根,要不要我给你念念?”

“不用了,不用了!”张老三看动真格的了,低着头不吭了。

“张老三,柱子你爷俩跟我们去大队部接受处理!”治保主任命令道。爷俩互相看了一眼低着头跟着走了。

一个月后,两家的房在原地基上起来了。都增添了三间西房。张老三地基没扩成,因打架给刘老四看病,加之大队罚款,多花了两千多块钱。心疼的张老三直骂娘,三天没有睡好觉。想着法的要报复刘老四,出出这口气。原本和睦相处的两家人,因盖房结下了仇。

一年后,部队来村征兵。张柱子和刘石头双双被征走。他们在同一个新兵连训练学习。后又分到同一个连队服兵役。奇怪的是两人又分到同一个排里。这下两人可有意见了。

张柱子找到连长说:“我不想和刘石头一个排。”

连长笑笑说:“为什么?你们在新兵连训练不是很好吗?”

“当初没在一个排,现在一个排事就多了。我要求调开。”

“哦,说说原因!”连长进一步问。

张柱子右手摸一下脑袋,哼刺半天不好开口。

连长有点急了,说:“你哼哼唧唧想说什么!敢脆利索点!”

张柱子一看不好再隐下去了,就把两家因盖房结下的冤仇说了一遍。临了又说,刘石头打了他,这事还没完。我怎么能和他共事。

连长问:“盖房就盖房呗,为什么打起来呢?”

“俺家盖房,俺作主,他硬说俺占他家的地了。仗着他有劲,打了俺爹和我!连长,你说,这口气俺能咽下去吗?”

“怎么来到部队还想报这一墙之仇?回去吧,好好想想,我还会找你的。”

张柱子嗯一声,向连长敬个礼就回去了。

连长正要找刘石头,指导员找上了门。说:

“连长,张柱子找你没有?”

“怎么,刘石头找你了?”连长惊奇地问。

“是呀,咱俩就碰碰情况吧。”指导员说。

两人交换了情况后连长说:

“看来张柱子没有给我说实话。大队虽然做了两家的工作,但思想上没有解决根本问题。要是不彻底解决,会影响部队的团结和战斗力呀!”

为此事连队党支部召开了专题会议就行了研究。

几天后,指导员来到了两人的家乡十里堡,走访了大队支书和其他领导。又分别找了柱子和石头的父母及邻居了解情况。邻居们说,两家本来挺好的,就因翻盖房,柱子爹自私,多占了10公分的流水沟。为这两家打了起来,结下了仇。

真相大白。指导员和大队干部一块做两家老人的思想工作。柱子爹有错在前,主动向石头爹认错。石头爹一看部队来人了,为了孩子就顺水推舟下了台阶,也做了自我检查,当着部队领导的面,喊了声:

“老三哥,咱两家要和好如初,不能影响孩子在部队服役呀。”老三掉了泪,说:“那是,那是,都是我犯糊涂。孩子在部队保家卫国是大事。不能影响他们!”

临了,指导员,自掏腰包在乡里一家饭店请了大队干部和两家父母一块坐坐。再三感谢大队干部和两家老人识大体顾大局互相配合,为部队建设,为孩子的前途和发展,实事求是的解决了问题。张老三端着酒杯站起来,红着脸说:

“都是我不好,好贪小便意,不止一次的去偷老四兄弟家的菜,四弟从没说过什么。我向四弟敬个酒,赔不是了。”说完走到刘老四跟前碰杯敬酒再三说自己的不是。刘老四也激动的自我检查。

为了进一步做好两个孩子的思想工作,指导员要求两家老人都给自己的孩子写封信带回去。说明两家解决问题的情况,要求孩子们不要再记前仇,要和好如初。好好在部队工作。大队支书也给两孩子写了信,提出了共同要求。

指导员回部队后,张柱子和刘石头听了指导员情况介绍,又看了父母和大队支书的信,加上连队干部进一步做工作,两人都认了错。决心在部队好好工作不在说过去的事。从此两人互相关心照顾,结下友谊。

三年后,刘石头提升为排长。张柱子当了班长。直接受刘石头的领导。这一年正赶上对越自卫反击战,刘石头所在部队开到了前线。战斗一打响,张柱子班是连的先遣班。敌人碉堡一个接一个,火力很猛,直接阻碍着我军的进攻。连长命令刘石头带领全排为全连进攻扫除障碍。刘石头带领张柱班正要向前冲去,柱子说:

“排长,我是咱连先遣班班长,我带全班去炸前面的碉堡,你在后面指挥。万一我牺牲了,帮我照顾好家里两位老人。谢谢老邻居!”

说罢拍了一下石头的肩,瞪着大眼高喊:“三班,扛上炸药包跟我向前冲!”

“柱子,小心地雷!全排火力掩护!”

只见全班十几个战士交替掩护巧妙的选好地形向前冲去。敌人的火力像一条条火蛇从碉堡里向三班飞来。两个战士触雷牺牲了。柱子命令一起向前投弹,地雷和手雷爆炸声响成一片。趁烟雾柱子带领战士冲去炸掉了最前面的一个碉堡。接着又向前冲去,第二个碉堡也炸了。还剩五名战士。柱子继续带领大家向前冲去。当炸掉第三个碉堡时,全班就剩下负伤的柱子和一个断腿的战士。前面还有一个碉堡吐着火蛇向他们袭来。断腿的战士咬着牙,一边陶手雷,一边从身上拿下炸药包说:

“班长,就剩一个了就看你的了。我去滚雷。”

说完他拖着受伤的身体,向前爬去,一米,两米……然后像疯了似的向前滚去。爆炸声一声接一声。趁着烟雾,柱子抱着两捆炸药向前冲去,眼看到跟前了,指弹忽地打穿了他的上身,顿时昏了过去。仿佛战士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班长,就看你的了。他醒了过来,扔了一个手雷,趁机,快速向前爬去,将两捆炸药摁在碉堡上,拉响了引火索。轰一声剧响,碉堡飞上了天空。

连队冲锋的呼喊声响起。

战争结束后,张柱子的遗体和其他牺牲的战友一起安葬在南方烈士陵园。

刘石头挂了彩,提升为连长。这一天随部队领导来张柱子家问慰。张柱子姐和妹妹都已出嫁,家里就剩下两位老人孤独地生活。为柱子盖的三间西房空闲着,老人坐在堂屋门前晒太阳。见来了这么多部队的人,还有刘石头和大队干部陪着。老人紧张地站起来,不知说什么好。

刘石头抢前一步说:“大伯,大妈,我们部队首长来看您了”。

“哦,石头,柱子咋没回来啊?”张老三,看着石头张口就问。

部队首长向前握着张老三的手沉重地说:“老人家,您养了个好儿子,柱子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表现很勇敢,还立了特等功。他为保卫我们国家的边疆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今天我代表部队全体指战员来看望你们两位老人家。有什么困难和问题尽管说,部队和地方政府会帮你们解决的。”

老两口听说柱子不在了,握着部队领导的手,大哭了一场。部队答应在适当的时候来人接他们去“南方烈士陵园”看张柱子。老人看石头走路不方便了,知道他受了伤。问了问情况。刘石头再三说:

“大伯,大妈,你们放心,柱子不在了,我会像亲儿子一样照顾你们的。”

从此两老人除政府按政策在经济上给于一定的照顾外,刘石头每年回家探亲也要带些钱给张老三,还要在张老三家住几天。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在大队干部的见证下,刘石头认两位老人为干爹、干娘。从此张老三有了干儿子。

为了不让两位老人孤独,刘石头要求转业回家乡。一来挂彩也不方便部队工作了,二来家里有四位老人需要照顾。部队同意了他的要求。不久刘石头转业回到了家乡。政府安排他在县城工作,他考虑离家远,不便照顾老人,在他提议下,安排在本村乡供销工作。这样既方便工作,又能照顾两家的老人。虽然工作苦点,累点,他很知足,让九泉之下的战友也得到了安慰。

不久刘石头结了婚。谈恋爱找对像时先决条件是女方必须同意照顾两家老人。敢于挑这个重担才行。结果找了十几个都不行,刘石头也不急,心想终会能解决的。后来在乡里干部帮助下,邻村一个叫洪桃子的女孩走进了刘石头的家。小两口亲亲热热不但照顾自己的父母还照顾张老三两口。有时石头还过去住上几天。后来石头有了孩子,张老三两口争着看孩子,就像一家人似的。让人羡慕

这一年的夏天,一连下了半个月的大雨,坑坑洼洼都装满了水。两家的房子都没问题。但石头还是不放心张老三家两口,就把他们背到自己家和父母一块住。石头参加了乡里抗洪抢险救护队,临走对媳妇说:

“你在家好好照顾好四个老人,跟我在家时一样,万一水在上涨,就把老人接到房顶上去,咱家的房地基结实一时半会倒不了。”

“放心吧石头,有我在老人都会安全的。你就放心地去吧!”

石头走的第二天,为了防备水大淹了房子。刘老四和张老三在媳妇洪桃子安排下,上房顶搭了一个简易的庵子。又备些生活用品。一但上房顶了一家人也有地方住了。看着媳妇想的这样周到,几个老人也放心了。

就在石头走的第三天夜里,雨突然下大了,一个山洼住的几户人家淹了,石头和抢险队赶去救护村民。石头淌着水一次又一次把被洪水围困的村民背到安全处。当他再一次下去背人时一下被来势汹猛的洪水冲走了。几天后在一条水沟里找到了石头遗体。洪桃子知道后,哭天喊地,痛苦万分。

洪水过后,政府领导来石头家问慰,家门上沿也挂上了“光荣烈士之家”的牌子。

石头走了。洪桃子看着石头的遗像,自言自语地说:“石头你安心的走吧,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照顾好两家的老人,养育好两个孩子,让生活过的更美好。”

说明:本文属原创首发

癫痫发作该怎么来急救
北京有什么治疗癫痫的好医院
癫痫病的饮食需要注意什么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