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暴风影音待遇 >> 正文

【春秋】在咖啡街的第九个拐弯等你(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木落的爸爸、妈妈都是医生。初三的第二学期,一般不考虑借读,怕难适应新的学习环境,影响中考,但木落的妈妈很是莫名其妙,当然,或许有什么情非得已的事情,要在这关键时期把木落转到离奶奶最近的中学,说爸爸参加援助非洲医疗队未回,自己工作又特别繁忙,经常要出差国外,要她寄住到咖啡街小巷,让奶奶照顾。

咖啡街小巷——原名碧茶街小巷,只因鸦片战争后,这里开了几家咖啡店,外国水手常常到此喝咖啡,故得名。小巷路面窄长,曲里拐弯,铺着青石板块,是江南临海城镇的特色。房屋很古旧,可错落有致,屋前房后梧桐树非常茂盛,使那些建筑在破旧的氛围里,透出一种不同寻常的古朴美。

小巷的住户绝大多数是单亲家庭,或者是祖孙俩,几乎没有什么孩子读完中学的。木落初到咖啡街,小朋友们冷落她,还有那调皮的,爬在梧桐树上,看她走过来,冷不丁“天降”,并常常用她的名字“没落”来起哄取笑。奶奶便说他们是坏孩子,没有文化,不懂“木落渡南飞,北风江上寒”——这是木落爸爸最喜欢的诗句。不过,奶奶还会说,木落和子钧是咖啡街最有出息的孩子,明理懂事,知道用功读书,将来只有他们两个能上重点高中。

对子钧,木落听到的次数多了,心就分外留意着,虽然到咖啡街时日不长,便隐隐约约地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他和自己在同一年级,但看起来比自己要大两、三岁,是隔壁班的,成绩很优秀,据说父亲是海员,母亲在国外,常年一个人住奶奶家对面的三楼。从自己房间的窗户沿左边45°角看过去,会发现他房间的灯7点准时变亮,11点准时变黑。

有很多个夜晚,木落趴在窗口上,张望着,遐想着……试图解开那个和自己一样“有出息”男生之谜。

七月初的一个下午,升高中的中考终于全部结束,木落轻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咖啡街还是那么的悠长,阳光从梧桐叶中透射下来斑驳陆离的影子,使得沉闷已久的小巷透出欢快和辉煌,就像木落此刻的心情。

木落数着,一个弯,两个弯……拐过第八个弯,终于到了家门口,正想拿钥匙开门,就听奶奶边啜泣、边小声地说:“……不能隐瞒孩子一辈子呀!今天木落考程结束了,是该告诉她了……她能挺住的……”

“什么事呀?”刚刚兴冲冲走进门的木落,看着手里拿着电话听筒,满脸泪痕的奶奶,急切地问。

于是木落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原委。原来木落的爸爸在非洲感染了当地一种不治之症,以身殉职了,不得已,妈妈把她送到奶奶家,就赶去处理爸爸后事,并打算留在非洲一段时间,完成爸爸未竟的事业。只因马上要升学考试,没有让她知道真相。

一直蒙在鼓里的木落,经受不住残酷的现实,她感到天塌了,地陷了,眼前一片漆黑,她一直深深地爱着自己的父亲,父亲是名医,是那么有学问。又是那么爱她。父亲是她的骄傲,是她的偶像,是她心中的太阳……他不相信父亲会永远离开她,离开他深爱的女儿……她甚至哭不出来,就疯狂地冲出了家门,要去非洲找爸爸……

在咖啡街第八个拐弯处,突然,对面驰来一辆自行车,昏昏沉沉的木落根本没有躲闪,就摔倒在地,白色的连衣裙上,粘着了石板缝里的污泥。

“是你?拉你起来吧!”子钧忙着道歉,并伸出了手,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摔疼了吗?你说话呀!”不知情的子钧,看着失魂落魄的木落,手足无措地说。

“奶奶说我爸爸殁了,我不信,我要去非洲找我爸爸……”

子钧听完木落语无伦次的话语,明白了木落悲痛难忍的原因。他早就听木落奶奶偷偷告诉他木落父亲殉职的事,奶奶是希望子钧多关心木落。此时的子钧一股怜香惜玉之心油然而生,于是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子钧把木落带到没有人的僻静的河边,对着木落大声喊道:“木落!你醒醒吧!你爸爸以身殉职已成现实,他的死是重于泰山的。非洲远隔万水千山,你怎么去?这是你爸爸想看到的女儿吗?”

“那我怎么办?”木落也高声喊叫着。

“你哭呀!大声哭,哭出来就好了!”

木落看见子钧一头乌黑松软的头发,被汗粘的一缕一缕的,紧贴着白皙的脸,深邃的眼睛显得特别大而又明亮,瘦高的身材,细长的腿,有些像父亲年轻时照片上的样子,心里产生了一种依靠感,便再也无法控制地嚎啕大哭起来:“我没有了爸爸了!……”等木落足足哭了两个多小时,哭累了,哭哑了,子钧才开口说:

“我们自己要坚强,要学习你爸爸,要继承他的精神。以后,我就是你哥哥,我会尽力帮助你,好好照顾你的。”

“你没有了爸爸,我妈妈抛弃了我,我们是同病相怜哦!”子钧的眼眶里滚动着泪花。

“去年,我妈妈执意要和爸爸离婚,去了美国。爸爸又常年出海,我一个人来到这小城,就是来到这河边痛哭了一天,哭够了、哭累了,我就坚强了。

我的小名叫落木,是我爷爷在世时取的,来自杜甫的诗句:‘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中的‘落木’。意思就是希望我像长江那样广阔、长流不息。”

“木落、落木,原来我们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哦!”木落抽抽搭搭地哭道。

木落这才知道子钧的爸爸、妈妈离婚,妈妈去了国外,他才一个人住进咖啡街的老家。

奶奶说的没错,咖啡街真的就他们两个考上重点高中,是在同一个学校,并分在同一个班级。

子钧遵守着承诺——好好照顾她。

每天早上,子钧准时地在咖啡街的拐弯处等着木落,让她在后座坐安稳,自己再跨上单车。

风呼呼的,他衣服上香皂的味儿,淡淡的飘散着,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自然……一个弯,两个弯,绕过咖啡街的八个拐弯后,就有一条笔直的道路通向学校。

放学时,子钧带上一杯奶茶和一袋面包,常常会在给正在找东西的木落递上家里的钥匙,还不忘揉揉她的长发说:“如果下次再掉,我就不帮你捡了!”然后,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回家喽!”

“你的衣服怎么这么干净?谁给你洗的?”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的木落好奇地问。

“我自己呀!洗衣服——我是用手搓的,不信,去我家看!”

于是木落随子钧第一次进了他的家。“天哪!你的家怎么这么干净?一切都整齐有序?”

“我爱干净整洁,我不仅会洗衣服,还会补衣服,织毛衣呢!我父亲穿着出海的毛衣就是我编织的,我还会做饭、烧菜……”

“天哪!你是精品男生呢!”木落的脸上漾起了红晕,心中的小鹿在乱撞……她情不自禁从背后抱住了子钧的粗壮的腰。子钧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惊呆了,感到血脉喷张……然而他被理智控制住了。他轻轻拉开木落的双手,回过头来,对艳若桃李、一脸娇羞的木落平心静气地说:

“木落,谢谢你的情意!但是我们现在还是在高中阶段,是人生至关重要的时期,我们不能偷吃禁果,那是互相不负责任、互相毁灭。现在,儿女私情暂时放一放,努力求学、考取大学是我们共同的人生目标,你说好吗?”

“好的!我知道你这是真心对我好,落木哥,我信你!”

“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我会给你一生幸福的!”说着,子钧轻轻拥抱了一下木落。

……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高二年级。

一天中午,子钧和木落在校食堂吃饭,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妇女,把子钧叫出去了。看样子,他俩在门口争吵着。子钧脸上很严肃,偶尔还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大事。

终于,那个女人踩着刺耳的高跟鞋声音走了,子钧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木落一眼,木落分明感觉到他的惆怅与无奈,可什么话也没说,子钧就跟着那个女人的背影走了。

从那以后,木落没有见到过子钧。咖啡街、学校,到处都找不到子钧的踪迹。再也没有人在拐弯处等她一起去学校了,再也没有人让她在风和日丽中闻到肥皂香味了,再也没有人可以让她在日记里写满名字了,再也没有……瞬间,寂寞的蔓藤纠缠着木落全身,使她再度陷入被告知父亲离世时的孤独和痛苦之中。

一个月后,妈妈从非洲回国了。木落也告别了奶奶,回到妈妈的身边,离开了这座城市。上火车的那一刻,木落想,咖啡街、子钧都会成为她记忆里的碎片,而后,一片一片地渐渐散落、散落……

一年后,木落跨进了令人羡慕的名牌大学,校园里的梧桐树很高很密,林荫道上有飞驰的单车少年,有裙裾飘飘的轻柔少女,也有相依相偎的美丽情侣。木落的青春翅膀,也就肆意地飞翔起来,忽而越过了时光,回到了长长弯弯的小巷——美丽的咖啡街,那辆承载着她的单车、那样的清风、那样清新的肥皂香味,那样的梧桐树,还有那样的花香和鸟鸣……

不甘心吗,从欢呼雀跃到沉寂搁浅?不管怎么,她发现自己终究忘不了的还是子钧——是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恋。想到他,一种无处安放的情愫,忽然有了着落,心里隐蔽的某一个角落也一下明朗,这样的心情,犹如日光初暖的原野,辽阔,自由。

只是记忆的那片星空,在哪儿呢?木落N次地问自己,木落尝尽了相思之苦、相思之痛、相思的茫然。终于有一天,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打开邮箱,居然是子钧写的E-mail:

“木落,原谅我的不辞而别,那天你看到的那个女人是我的母亲,我们有十年没有见面了,她让我跟随她去美国,我虽然极不情愿,但也不得不答应,毕竟大家都有很多不得已,具体的情由,我以后慢慢告诉你。

我在这边基本适应后就联系你了,我真的忘不了你!呵,你也记得我吧?——你的落木”

木落几乎是哭着看完E-mail的,一颗等待着的心,终于喷射出无数的光芒,依然像当初那般闪耀?——不知在另一个半球的你,是不是还有为我整理弄皱衣裙时的那抹舒心微笑;是不是还有看到我新买的共同喜爱杂志时的那动人眼神;是不是还有我向你倾诉烦恼时的充满理解附和;是不是还有两人取得好成绩时的那默契击掌;是不是还有亲密无间地趴在对方耳边交流心里的小秘密……许许多多的怀念片段,把木落脑海充的满满的,满满的,让她微笑着、哭泣着、幸福着……

木落和子钧,一个在此岸,一个在彼岸,彼此不在身边,没有机会一起去海滩,一边散步一边聊着卡夫卡、海明威、村上春树;没有机会一起坐在红色的跑道上,或是躺在绿荫场上看月光轻吻青春的笑脸;没有机会一起藏在图书馆的某一个角落翻看两人喜欢的散文和诗集……没有机会一起相拥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两个实实在在的生命,仅仅是凭借着网络通讯的纽带,彼此心挽着心,走进彼此的生命,感觉彼此的存在,守着深情无边的温暖!

一年,两年……木落大学毕业,为了照顾奶奶,她回到家乡城市工作,在生活里,惊艳于她的美丽和才华的男士们都“前赴后继”地追求她,但她的心始终是属于子钧的,可在美国的子钧,何时能回归呢?

“木落,你的子钧,会很快地回到咖啡街,从此不再离开。7月7日这一天,我会在咖啡街的第九个拐弯等你。——你的落木”

木落看到留言时,哭了,她不知道自己是快乐,还是悲伤。

父母离婚时,子钧是跟着父亲,父亲是海员,常年漂泊在外。母亲另嫁了一个美国富商,十年也未替他生一个外国的弟弟妹妹。后来继父又遇车祸丧生,无奈之下的选择,母亲就让他去加入美籍,继承了家业。

而如今,子钧在美国学有所成,为了爱情、为了木落,子钧终于说服妈妈,回国创业了。

7月7日,是炎热的夏天,但木落觉得早上的风,格外清凉爽快,有一种出奇的惬意,好久没有来咖啡街了,当走进咖啡街的入口时,舒坦和兴奋,漫布着周身,浸润着每一个细胞。

咖啡街的变化很大,从前的小巷已经变成了一条繁华的街道,两边高楼林立,琳琅满目的商店,喧哗热闹的人群……就连人行道两旁的梧桐树也变得高大、粗壮、茂密。

木落走着,转过了一个,两个……八个拐弯之后,才发现眼前是一条笔直的道路。是啊,咖啡街只有八个拐弯呀,怎么就忘了呢。木落有些着急,有些紧张,心里很不安。子钧呢,那咖啡街的第九个拐弯在哪儿呀?

木落机械地往前走着走着,那一段路,比以往他们一起去上学时是更加宽广,更加直坦了,可她怎么觉得那么地难走呢,唉,一步,两步,三步……脚有一点发软,汗水渗出了手心,是梦吗?是真的做梦吗?木落反复地问着自己,失落的心情颓然涌了出来,怎么办呢?

突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大的一家咖啡店,橙色的店名——“第九个拐弯咖啡屋”,非常醒目,耀眼。透过大门,可以窥见里面装修得十分高雅辉煌,卡布奇诺、拿铁、摩卡……的香味一直飘散在大街上。木落的心,一下子从地狱升到了天堂,难道……果然,在靠窗的座位上,看见了自己十年来魂牵梦绕的那一张笑脸。

木落知道,她的幸福真的是回来了,就在咖啡街的第九个拐弯。

“这家咖啡店是我投资的,是我们俩的咖啡店,喜欢吗?我还准备投资兴建咖啡企业……”子钧笑眯眯地说。

多少年相思之苦,多少年的惦记,多少年憧憬,多少年的向往……此刻一起爆发了。木落奋不顾生地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子钧,一对有情人拥吻在一起,幸福就像瀑布那样倾泻而下……

青海哪家医院能治好羊癫疯
什么方法治疗癫痫
癫痫病都有哪些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迎来送往网 | 火烧云的教案 | 桂平东塔 | 财神电视剧 | 玉田招工网 | 入围宝丰网 | 蜀山传奇宝石搭配